【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三則:《雪中罪》、《盧根急轉彎》、《情謎梵高》

(本週幾部都有點意外,結果不如預期,有好有壞。)

###

《雪中罪(The Snowman)》

香港的冬天或許真的太熱,已經十一月中,仍未有半絲寒意。實在太過嚮往冰天雪地,才接連有兩部雪地追凶片吧。早前一部《風河谷》,本週又來一部《雪中罪》。

不過,這部實在差得太遠。

《風河谷》以土地、社會為主角,風雪和山嶺簡直有戲,兇案不過是配菜,或引子。這部完全在另一極,偵探、犯人和兇案才是重心,挪威不過是舞台。類型本無高下之分,不是拍風土就好,拍追兇就俗氣,而是這部本身想拍追兇,但拍得不合格,更遑論其他。

(但順帶一提,選址本來甚有潛質,北歐獨特的風土,本來是可以為精彩的追兇片添上風味,但從一開始的荒野小屋,到公路追逐,冰湖… 是有冰雪的畫面,但沒有氣氛味道;將場景置換成美國沙漠或草原荒野,將冰湖換成流沙或沼澤,公路又繼續是公路,似乎也無甚麼不同,浪費了這舞台本身的魅力。不過連重點都拍不好,再要求其他實屬多餘。)

酗酒煙鎗失戀潦倒幹探,典型得無聊,但可以算數。要命的是無神探風範。戲中設定為知名神探(或小說本身如此設定?但不知改編的改動幅度,還是別作猜度,且當電影是獨立作品。),事蹟在學堂當作教材,又曾上報,算小有名氣,但實在無展現幾多辦案手段,都普通得很。

神探已經不濟,凶手更是單薄。

那犯案根源太普通,也有點牽強,但更令人失望是未能解釋如何觸發他犯案,為何要用如此手法犯案(為何要如此肢解和擺放屍體)、雪人等等也都扣得太弱。到結尾,那場「對決」完全蒼白無力,解決方法甚至可說無謂。

整部戲以「查案」為重心,但查得馬虎,案和犯人亦令人失望。

==

簡單評分:

D+/C- -(☆★)
(那些用作擾亂視線的「閒人」,其實亦太明顯…)

###

《盧根急轉彎(Logan Lucky)》

過癮,好玩。

==

簡單評分:

B++/A-(☆☆☆☆★)

==

我覺得上面四隻字就夠,再加一行評分,大致講我覺得有幾「過癮,好玩」,已經非常完整,不需要解釋。解釋,反而離得遠了。但或許寫字始終要有點解釋,試一試吧。

神偷片重點是「過癮,好玩」,而如何能「過癮,好玩」,我看不離這幾點:
(一) 計劃瘋狂、刺激、過火,但又令人覺得:「或者真係得架喎」;
(二) 人物吸引,或者走《Ocean’s Eleven》靚衫派,或者走怪雞派;
(三) 互動過程有趣、好笑、過癮,節奏適合;
(四) 呃埋觀眾可錦上添花;
(五) 另,拍出風土等特色,再加分。

如何才是好,如何才是過火,節奏幾快是太快、太慢、剛好,等等。歸納起來很難,內容亦有影響,可能憑感覺和經驗,比公式更可靠;或者,靠 trial and error。所以,再具體分析就免了吧。(一來懶,二來我無信心解得到。)

但以上五點,起碼頭三點一定做到,已經合格有餘。第四,我當一半半,「有後著」是很明顯的,但具體手法又未算很明顯。第五,我覺得亦做到七八成。這已經到達「好/精彩/正」的範圍,但到底算有「幾正」,或許要再沈澱一下。

###

《情謎梵高(Loving Vincent)》

海報等宣傳就算了,但到開場,第一幕竟然花時間出幕卡,講「本片由百多名畫師手繪油畫製作」,唉,伏味沖天。

以油畫講梵高的故事,聽起來漂亮,但其實經不起推敲。油畫的筆觸,化成銀幕上的平面,根本就顯不出特色;再加上動畫化成一秒十二格,根本就無甚細意欣賞的空檔,手繪油畫與否,根本無甚分別。

話說回來,一秒十二格(其實應該講是一秒2×12格)這 frame rate 其實是動畫慣常數字,但或許是其筆觸和畫面設計使然,跳格的感覺比平常更礙眼,看得人很不舒服:

“… 24 of these high-resolution photographs of 12 frames of painting make up each second of the film. …”
(見:’Loving Vincent Press Kit’,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1002224035/http://lovingvincent.com/images/zdjecia/Loving%20Vincent%20Press%20kit.pdf, p.7.)

(題外話:雖然同樣都會偷格數慳錢,但日式動畫手法似乎比較高明,效果比較順眼。)

再者,這部片是先以真人演員拍攝,再將成品逐格畫成油畫(這製作方法是電影網站自爆的):

“Loving Vincent was first shot as a live action film with actors, and then hand-painted over frame by frame in oils. …”
Ibid., p. 3.)

其實不過用人手原始方法做油畫化特效,作畫自由比傳統動畫師更少,那倒不如真人拍攝,然後用電腦後製算了。

電影,始終應以拍好一部電影為先,這部戲講故事的手法太笨拙,追尋過程太單調,不停回憶、講述太無聊;故事本身更是無味得很,人物亦不夠棱角深度。用手繪做包裝,結果只能成為噱頭。

==

簡單評分:

C- -/D+(☆☆)
(嗯,或許有一點「努力獎」的成份。)

(作者網誌:imanape.org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