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不懂夜的美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Rocky Raybell

據說挪威、瑞典、格陵蘭之類接近北極的國家,每逢夏天就會有連綿兩三個月的白天,冬天則相反,這些季度失去日與夜的國家對從未體驗過的人來說,也算是夏蟲不可語冰。

白天之後黑夜,周而復始,生生不息,夜所兮日至,日所兮夜臨,大家以為是常識的事,其實只是現實世界之皮毛,天下之大,凌晨日光日白,正午烏天黑暗,也閃幾百幾千萬人之日常。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許多時也是白天不懂夜的美。

同一種語言,同一堆字符,性情中人把它們分別看,彼此每粒字都懂,但當打得火熱的人把糾紛升級,所有語言都不再說話,你有你邁步,佢有佢不讓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所謂原則,易碎過玻璃,輕放似龍門,與其說白天黑夜溝通不了,倒不如說白夜黑晝貼錯門神,山盟海誓不比氣言刺語重要,玩火的人都在玩 Chicken Run,彼此玩到懸崖下相見,還是各不相讓。

你沒有錯,她也全對,大家的問題,是大家都不覺悟自己有問題,活在烏斯懷亞的人,當然不懂斯德哥爾摩之冬,溝通不是互相指着同一片天空發狠誓,明明大家時辰一樣,一黑天一白夜。上天還是開彼此的玩笑。

世上沒有純粹白,也不缺雜種黑,你看我看你,大家都完美,完美得渾身破綻,遍地缺點,陰所兮陽盡,陽所兮陰乾,誰想開打之前,看一看地圖,轉一轉地球儀,多少無可避免的戰爭其實隨時可免。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