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影子

(這篇小說向黑澤明影武者致敬。)

「你願意為國家獻身嗎?」房間裡一位身穿黑色西裝的四眼男子嚴肅的望著眼前那位羞怯的金髮少年。那位金髮少年因為殺人罪被判了死刑,死刑前一天被獄卒帶到這間房間裡。在這房間裡那金髮少年見到了該位西裝男子坐於木枱後,他示意金髮少年於對面座位坐下來。

「你要我準備做某位政要的替身?的確,我有幾分那位政要的英姿,可惜我沒有他的權力…」那位金髮少年阿平低著頭喃喃道,剛才那位西裝男子給了他一個任務以轄免其死刑,就是做政要連先生的替身。

「不需害怕會不會自己身份會於替代連先生而遭揭穿,我們國家會為阿平令整容。同時我們會教你關於那個他的言行舉止,並且讀書…」阿平聽到那西裝男提起「讀書」兩字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他一生人最憎恨之事就是讀書。不過若阿平他不答應的話,死神就會呼召他…

「好吧…」阿平抬起頭,眼神堅決的望著那位西裝男子。目前阿平已經別無選擇,他不想就這樣結束生命。那位西裝男子其後秘密將阿平帶離監獄,安排整容手術為阿平他做連先生替身的預備。

「自此之後,阿平從這世上消失。你現時的身份乃連先生的替身,必要時候你是連先生本人…」那位為阿平整容的醫生凝重的說著,坐於白色座椅的阿平默默點頭。然後,阿平感到意識漸漸模糊…

「咦?」阿平醒來發現自己身處於一間白色房間裡,他身穿白色恤衫及白褲。於阿平身前矗立著一塊全身鏡,他擦拭著眼角慢慢走向鏡子前。

「真的!真的變得與政要連先生一樣!」阿平赫然發現鏡中的「我」變得陌生,金髮變成黑髮,自己身份已經失去變成連先生的替身。此時,房間裡響起一把甜美女聲。阿平愕然的抬起頭,望著天花板上的喇叭。

「請A君,即是你走出這個房間…」那把女聲將阿平稱呼作A君,他怔怔的右手手指指著自己,對現時情況摸不著頭腦。

「你聽力是否正常?請走出這個房間…」女聲語氣開始變得不太友善。阿平無奈低著頭,緩緩走向門口離開身處之房間。

阿平於走廊走著,沿著女聲指示來到白色大堂裡。大堂裡有著無數個連先生的替身,分別叫B君、C君、D君…

「重申一次你們的使命。你們就是要成為連先生的影子,緊急時刻成為連先生,明白沒有?」大堂裡那把女聲再度響起,阿平連同其他連先生替身紛紛點頭。

阿平從其他連先生替身口中得知,自己現正身處一幢大宅裡,那大宅乃政府土地閒人不得內進。平時,阿平就要觀看連先生的演講影片,學習連先生的談吐舉止。另外,阿平亦要閱讀無數本書藉。就這樣阿平就留於這幢大宅裡差不多一年,期間一次外出的機會也沒有…

「有人嘗試過逃離這裡嗎?」有一天,阿平於大堂裡問著B君。

「曾經…曾經有。之前有位替身路人甲,忍受不了這裡生活打算逃出去。可是他失敗了…」B君望著阿平,再仰頭望向天花板嘆氣。

「最後路人甲怎樣了?」阿平好奇問道。

「他不用再做人,死掉了!」B君答道,左手掩著他憔悴的臉。阿平絕望的搖著頭,覺得自己到了死的一刻仍要繼續著猶如活死人的生活。忽然,阿平他發現大堂裡D君消失了,好像今天已經見不到他。

「D君他怎麼了?」阿平一臉擔憂的問著B君。

「今天D君要做著連先生的影子,代他去出席外國的聯合國高峰會。奇怪,他應該此刻就會回來的。這樣…這樣表示D君他已為國捐軀!」B君壓抑著悲傷吐出這句話,阿平只懂呆呆的坐於大堂沙發上不懂如何應對。

日復一日,阿平繼續著觀看連先生演說片段及閱讀書藉。只是大堂裡的連先生替身慢慢由十個變成九個,九減一得八,八減一得七…最後大堂裡只餘下B君與阿平兩人。

「恭喜你A君,能夠今天為國家服務!」B君於大堂裡拍著阿平右肩。阿平向著B君點頭道謝,他心想今天可能是自己最後一天。其後女聲帶領阿平去到一間黑房裡,他走進後木門自動關上。

「叮!」黑房亮起燈光,有兩位西裝男子為阿平他換上連先生於出席政府舉行的會議所穿的西裝。十分鐘後阿平望著放於身前的鏡子,此際的他與連先生本人無異。

「只是普通會議而已!不會有事的!」阿平安慰著鏡前的「連先生」。隨後兩位西裝男子帶著阿平坐上黑色轎車,車輛慢慢駛向某一地方政府。阿平將自己代入去連先生的身份,慢慢走出轎車。

「連先生你好!」轎車外有位身穿紅色連身裙的黑髮女子迎接著阿平,阿平心知因為連先生這身份她才會對自己恭敬。阿平跟著那紅裙女子走進地方政府大樓裡,他跟著她走去大樓裡的會議室。那兩位西裝男子於阿平身後戒備,以防事情有變卦。

「大人你好!」會議室裡一位禿頭老翁對著阿平笑道。阿平腦裡浮現出連先生如何應對著這情況,學著連先生動作去向那位老翁握手。會議室還有數位顯赫有名的政界人物,大家互相打招呼後就坐下開始會議。會議不外乎提著如何剝削國家的老百姓,令自己所得利益最大化。還有討論著要剷除那位看不順眼的政界人物,或是反抗政府管治的維權人仕。

「就這樣決定吧,會議結束!」老翁聲線洪亮,所有人包括阿平全都站起來。之後阿平陪同老翁等人離開會議室,各自離開地方政府大樓。

「連先生,你的車子在那個方向!」那位紅裙女子右手指向大樓裡某個出口,阿平覺得她神情有異但沒有在意。阿平與兩位西裝男子走向大樓出口之際,那紅裙女子突然從裙袋裡拿出一把曲尺手槍!其中一位西裝男轉頭望到她行為正想阻止,可惜槍聲一響一切已經太遲了…

「呀…」阿平左手掩著腹部倒下來,他想起那位沒有回來的D君,問著自己是否與D君同樣下場。阿平今天終於為國捐軀了,可喜可賀…

therudemanroom@810.com'

粗人敵卡

一個要將別人忽視的事寫出來的九十後寫手,閒時看電影、讀小說、聽音樂等等,夢想做一個通俗小說作家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