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幫人打飛機但拒絕婚前性行為的大波妹──《空手道 The Empty Hands》

(微劇透,但看無妨。)

《空手道》是一套好電影,毋庸置疑,雖未到一生人必看電影之一(我期待有一日杜汶澤可以拍出),卻是一套有意思之作,玩味處處(但不是笑片)。比如這個英譯的戲名 The Empty Hands──攤開雙手,其實我們都是一無所有的。

鄧麗欣在劇中脫胎換骨,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如此評價。
杜汶澤愈來愈有魅力,而且願意讓把光芒留給主角,站在恰好的位置。
歐錦棠一句對白也沒有,卻更顯實力,是戲中最出色的演員。
倉田保昭英氣逼人,選角太好了吧!

但裡面還有一個角色,我完全想不起她的名字,朋友也記不起她叫Jenny還是Jessie(讀者說其實叫Peggy),那是飾演平川真理(Stephy)好友的陳靜。
「唔好搞錯重點好無,重點係佢對波呀。」朋友如此說道。
這個角色的設定相當有意思,她有一對傲人的雙峰,而且非常擅長替人打飛機,職業更是會幫人打飛機的骨妹。但她拒絕婚前性行為。和宗教無關,她的理由很簡單:
「我對波咁大,佢都可以抵受得住誘惑,咁先係真愛呀。」
因為這樣,她分了手不知幾多次,但仍在堅持。

我們不需要思考這樣值不值得,現不現實,會不會很傻。
我們要想的是,這個女仔是一個怎麼樣的女仔:
她在骨場做,而且是揼邪骨的那一種。她知道自己的優勝之處(對波好大,而且打飛機好叻)。
她甚至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並不是委屈為難地做,而是快樂地、自己選擇去做。

「喂,不如你唔好再幫人打飛機啦。」
「痴線,我打得咁叻,點解唔打呀。」

臨片尾,有一個鏡頭是拍著她面帶微笑,溫柔地替客人打飛機。

如果說平川真理終於願意面對並踏上屬於她的舞台空手道,那麼這個她嘲笑很蠢的好友其實比她更早明白自己的路。

職業無分貴賤,在這套電影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這個憑行為很容易就被定為對性理應很隨便的女仔卻堅決反對婚前性行為,並且一直堅持到底。
完全不是那種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虛偽,是貫徹始終的實行者。
我不去評價這是好或是壞,但所有擁有信念,知道自己做甚麼,而且願意承擔後果的人都值得尊重。

有時候,難道我們不是就欠缺了那麼一點點崚角,被磨得太圓滑了嗎?

著得好性感的女仔和預了被人非禮甚至強姦,當中真的理所當然嗎?這樣的她們真的理虧了,需要忍氣吞聲嗎?
佢係大老細派黎嘅人,就算意見多餘毫無建設性,除了順著他的意,別無他法。這是真的嗎?但附和與沈默與反對,笑面還是西面,當中真的沒有分別嗎?

Jenny還是Jessie(其實是Peggy)讓我想起了周星馳常被引用的名句之一:
「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兩樣嘢嚟嘅,千奇唔好混淆。」那時,我只當一句搞笑對話白來聽,但經過了《空手道》我才明白星爺的深意。
有很多事情,乍看之下好像沒有分別,好像理所當然連繫在一起。
但大波妹告訴了你,係呀,我係好大波,我係喺骨場做,我係會幫人打飛機,但唔等於我唔可以拒絕婚前性行為。
所以,並沒有甚麼逼不得已,理所當然,一切都是你的選擇。

當然,生命很多時候我們都只能選擇屈服,正如我們說要抵抗共產黨,而香港回歸了二十年,我們有目共睹彼此的抵抗。但人貴乎自知,看得見真相,才能落一個令自己無悔的決定。投共又好,反共又好,最緊要不要欺騙自己。

最後送上貫穿《空手道》的一首插曲,我超級喜歡!

「國家好我們就會好 我們好國家就會好
如果有一天我不愛國家 太陽就會爆炸炸炸炸炸」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