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 what’s up?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Hernán Piñera

昨日Whatsapp意外停機一小時,對許多人來說,慘過李香琴冇電視睇。

Whatsapp自居「即時通訊軟體」是很玄妙的定位:溝通當然愈快愈立刻愈直接愈好,最直接的溝通叫「面對面對話」,但這個時代的新類型人們卻以為間接才是直接,求愛、示愛、不愛,都靠Whatsapp;搵工、見工、辭工,也是Whatsapp,無疑白紙黑字的信息經由軟件一秒飛鴿傳書,Whatsapp使命必達,但雙藍剔是否等於對方真正明白你意思?

現實恰好相反,除了近親至友,閣下幾多「朋友」早已變了「網友」,有些老古董還在說網絡交友不可靠,現在實情是面書萍水相逢的網友們隨時比你那些只剩Whatsapp和FB交情的「朋友」更可靠,當友誼只剩下文字、短片、讚、哈哈微、慘慘、噢嘴和嬲嬲,螢光幕後面的是人還是人工智能,其實差無九幾。

大家都太喜歡表達,太罕有聆聽,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People typing without understanding,Shall we talk 和 Sound of Slience 這兩首歌相差幾個時空,但它們批判的人性根本沒改變 —- 應該說是「已改變」才對,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變得愈來愈荒謬才對。

才一兩小時無法使用「即時通訊軟體」,許多人就 Whasapp-phopia 發作了,沒有 Whasapp 全天候叮鳩住哂嘅生活,跟沒有帶智能手機隨身,應該是現代人兩大精神病症候群,現代人以為手機為己所用,其實手機和通訊軟體才是許多人的主宰,失去軟體和伺服器,不少人馬上就啞了。

What’s up of Whatsapp? That’s the problem of humanity.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