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晴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rhiannonmckinley

子揚是一個『作家』,但從來沒有出版任何作品,他真正編寫的是自己的人生。與舒婷分開後的幾年,他仍然保持單身,絕不是他沒有女人,而是他沒有交出真心。

發展一段肉體的關係,比起發展一感情來得容易。接吻,撫摸,抽動而帶來的快慰,就只是瞬間的歡愉。當兩人沒有擁抱的時候,兩人的就不再是伴侶,而是兩個認識的人。

雅晴的樣子非常普通,但身材卻是非常惹火,子揚喜歡的是她的身體。

『明天晚上我要跟MARK吃飯,你會來嗎?』雅晴剛洗完澡坐在沙發上,正在梳好濕漉漉的長頭髮。

『我沒有興趣,但你也不可以跟他吃。』子揚說。

『為什麼?我跟他沒有曖昧呢!』

『我不理,總之你就不—可—以—去。』子揚的語氣變得很重。

『你發什麼神經?朋友食飯而已。』

『食多幾次,就不只是朋友那麼簡單。』子揚自知說話很過份,但他還是忍不住。他記起舒婷也曾說過這句話,由食飯到上床,也許只是一星期內的事。

由情人變仇人,也就是一下子的事。雅晴很激動,衝入了房間,她大叫:『為什麼你就不信我,為什麼?別以所有女人都跟你的前度一樣,我是有底線的。』

『不要說她,只是一個笑話。』

『那麼我是個笑話嗎?』雅晴問。

子揚步入房間,雙臂緊擁雅晴,說:『你不笑話,你是我最愛的人。我不希望你跟其他男人吃飯。』

氣氛一下子由緊張變得溫馨,兩人相擁的景象,甚為甜蜜。

『我只是。。。。』雅晴正想解釋的時候,子揚突然吻向她,他雙手開始不規矩,但所謂不規矩,其實是她想要的。

清晨五點鐘,子揚自然睡醒,他看著正是酣睡的雅晴,沒有任何戀愛的感覺。他慢慢起床,執拾昨晚製造的垃圾,步出客廳,覺得自己不應再留在這裡。

這是雅晴的家,也不是他的家。他穿起白色的恤衫,牛仔褲,把垃圾掉到垃圾房,他就再沒有踏進雅晴的家。

離開後,他在WHATAPPS傳了一個信息給雅晴:我們分手吧!

雅晴瘋狂打電話給子揚,但他一個也沒有接聽。他又再發一個信息給她:

『不要找我,我不喜歡你。』

當子揚跟舒婷分手後,他在一間酒吧認識雅晴。兩人認識的第一晚,就已經在尖沙咀的一間時鐘酒店過了兩個小時。

兩人由認識到拍拖也只是一個星期,又過一個星期,兩人也就變成陌路人。她沒有怪他,她知道歡場無真愛,只是她曾希望子揚可以給她一點真愛。

過了幾年,子揚在一間酒吧又再重遇雅晴,他們在那間時鐘酒店又過了兩個小時。

這次先離開的是雅晴,她在WHATSAPP留了一句說話給子揚:『我明天結婚了,祝福我吧!』

子揚沒有回覆她,但他心裡還是希望這位女伴可以有新生活。

madam@lee.com'

李夫人

渴望戀愛,但害怕戀愛,既是男兒身卻是女兒心。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