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廿二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an Terrett

【十八廿二】
sap6 baat3 jaa6 ji2
即十八歲、廿二歲,廣東話俚語,指年少青春。
留意「二」字第六聲變調為第二聲,與「咦」字同音。
例句:「又唔係十八廿二,扮咩啫你!」(又不是年輕人,你裝甚麼?)

當十八歲遇上廿二歲,他們擁有的是熱烈的青春,也同時是最尖的稜角。十八歲是大學的開始、廿二歲是工作的開始。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及的背景,外加年少倔強,好像在這年紀的人注定走不下去。

十八廿二,是個屬於迷戀的年紀。純純的愛、蠢蠢的喜歡,眼中只有對方,容不下現實的一點沙塵。明知十八歲的對象,無幾持續愛到廿八歲,卻真心相信愛情、相信真心會永遠永遠。

十八廿二,也是一個聒噪的年紀。常言道,少女情懷總是詩,因着對世界對自己對未來的惴惴不安,十八廿二的人,總有意無意的打千字文、寫長信,渴望理解。有時候面前好像放着無盡的可能性,但在它們面前,自己又顯得如此無力、難以決斷、無所適從。但回過頭來,自己又有擺脫一切、衝出舒適圈的勇氣嗎?

面對十八廿二失戀的朋友,可以講句「下個會更好」,但講「一世人流流長,總會愛上幾個人渣」,卻會被反駁,一世人流流長,遇得上幾多個真愛?十八廿二的執迷不悟,就像中二病一樣難以根治。十八廿二深信自己的雙眼,卻不信女生專一但絕情。像鉛水一樣,一世人拉勻來看,「人活到幾歲算短/失戀只有更短」,一年半載的時光之於七八十年,真的毫不重要。

許是宮廟文化興盛所致,台灣人好像特別愛講緣份。「若是有緣,緣份繞了一圈還是會回來。」他們如是說。說穿了,不還是給自己一個理由、一個安慰。人與人之間,沒有非黑即白,只有願意不願意。願不願意做朋友、願不願意做情人,不論出於甚麼原因,答案簡單易明。只是犯賤的包括你和我,都情願相信自己不能控制的緣份,不相信自己的意志。所謂緣份,只是兩情相悅,願意把心拿出來。

然而,一旦掏出了我的心,就不打算收回去了。人心肉做,拿出去再收回來,也只會是一團肉碎。倒不如自己重新長一顆比較乾脆。只是一邊在長,一邊要多用刀刺刺它,不然下次又變肉碎。肉不琢,不成器,好似係。

十八廿二的愛情,未經柴米油鹽的洗禮,仍然相信舊愛會回頭。這就是天真吧。但天真又有甚麼不好?「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你要當只會說「係咁架啦,好出奇呀?」的絕望的螻蟻,還是抱持希望的狗?

當十八歲遇上廿二歲,他們擁有的是熱烈的青春,也同時是最尖的稜角。也許三五七年後,二人再遇之時,都只懂說「係咁架啦,好出奇呀」。但此刻的大家,才最不會互相傷害。然後在這樣的日子,我也許還愛着你,但更想念當年那個倔強的我們。

不要再給自己理由了,拋開過去,擁抱改變。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所謂愛情、所謂傷口,痛着痛着就不痛了。苦沖開了便淡。

RaminorNitsua@gmail.com'

雷米諾

曾遊歷四方,現在卻不知在何方。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