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年代談什麼戀愛?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eiyu Liu

「我們都是逼不得已,愛情不能飲水飽,愛情是一種責任。」

「所謂責任,就是每個月給你多少錢,就是每個送什麼鑽石給你嗎?」

「子揚,別太幼稚,你根本不懂我,也不懂什麼是愛情。」

「那麼你告訴,甚麼是愛?難道我一心是對你好,就不是愛嗎?那個男人可以給你的,我未必可以給你,但我給你的,他一定不能給你。」

「你可以給我什麼?」舒婷激動的問,她雙眼流出的淚水,不是傷心的,而是憤怒的。

子揚默不作聲。

「我從來沒有要求你要給我什麼物質的生活,我是要一個懂我的人。」

「我有什麼不懂你?」子揚不甘心的問,心底裡想著的是舒婷跟那個男人的床上纏綿的情景,雖然他沒有親眼看見,但他腦海裡的景象猶如鋒刀,一刀一刀剌入他的心。

那個男人是舒婷的鄰居,聽聞是某間醫院的大醫生。

舒婷擦乾眼淚,問:「我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於是子揚想起當初認識她時,她是個中文系的女孩子。他之所以喜歡她,是因為她身上的氣質是其他女同學沒有的,更重要的是舒婷是個很樸素的女人,從不濃妝打扮,也不穿什麼名牌。

如今子揚眼前的舒婷,臉上塗上大牌子的化妝品,身穿G字頭牌子的連身裙,手挽一個F字的頭的手袋。子揚覺得眼前的她好陌生,心想:「她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她讀中文,但自從大學畢業後,就沒有再讀過一本書。子揚曾經問她:「你為什麼會選擇讀中文?」她說:「我想做一個作家。」

一陣微風吹過,把舒婷身上的香水味吹向子揚,他從回憶回神過來,發現她的品味也有所轉變。

子揚問:「什麼時候也開始用這種香水?」她說:「他喜歡我用這隻香水。」

香水是什麼味道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為什麼用這種香水。那位醫生,已經完全擁有了的舒婷。

子揚說:「你是個怎樣的女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你變成怎樣的女人。我以為你不會為任何人改變,原來我錯了,我確是不懂你。」

舒婷說:「我不是你心中的文藝青年,我只是希望生活無憂。畢業之後,我每日都要擔心錢,我好後侮讀中文。」

子揚說:「那總有一個人說,我們分手吧。」

「好。我和他打算結婚,祝福我吧!」舒婷說。

「我祝你和他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自此,子揚再沒有見過舒婷。

幾年之後,子揚聽聞舒婷和那個醫生離婚,至於離婚的原因是什麼,有人說醫生搞婚外情,也有人說是舒婷搞婚外情,真正的原因可能只有他倆先知道。
當子揚知道這個消息時,他沒有任何感覺,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也不再愛舒婷。

madam@lee.com'

李夫人

渴望戀愛,但害怕戀愛,既是男兒身卻是女兒心。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