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的蟲洞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henrie tsai

每個人心裏總有一個半個死穴,只要洞穴中那人一發功,畢生你都不可能有抗體。

她或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是沒有戀的戀、精神面的初戀、失諸交臂的準情人、陰差陽錯的緣份⋯⋯ 對錯對對錯時間人物地點的遺憾,反正她就是你會為她推搪全世界的The most VIP。她不一定國色天香,你也不清楚為何會對這個人如此心甘命抵兼言聽計從,或許是前世欠了的業報,或者是今生喝漏了一口孟婆湯,這個人就似鑽進你深心深處那個蘋果核的毛蟲,三差五刻,彷彿她只是惡作劇之吻,甚至她只是無意識順口溜,她最相信的人就是你。

就算你曾佔領過她的肉身,你始終還是對她深邃眼眸束手無策,你永遠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麼,她的眼神志慮忠純,但她在所有人眼底下蘊涵無人明白的心思,你曾經以為把她當做你的宇宙,她就會讓你解讀每一個蟲洞,可惜她的確是一片太空,但卻沒有半個竅門給你導讀或精讀,你就似蠻荒時代的原始人,只可憑肉眼遠眺夜空,卻沒有半枝慧星望遠鏡可讓你稍為了解一下浩翰星際。

她是你的宇宙,你卻只是她的一粒塵。

話明不可抗力,她任何輕描淡寫的請求,都是你的聖旨,你們的尷尬關係比雅典娜的聖鬥士們更糟,神妳可否戀上我,神聖不可侵犯麼,不好意思,就算神祗有日改變主意,她還是不會讓你知道聖諭,她不一定是立壞心腸的魔鬼,她隨時是大家閨秀著名天使,但她對你就是如此大巧不工漫不經心的吩咐,你卻無法推搪一下。

這種最高層次的曖昧,跟道德規範或者禮教批判無關,你喜歡那個人,喜歡到忘記了究竟喜歡了多久,她的一顰一笑、淋漓體香、梨渦酒渦、回眸一眼,早已徹底滲透你的五官、記憶、靈魂,你深深明白就算有天腦退化到老人癡呆,你連妻兒父母都記不起了,你還是會清楚記得她是誰,分辨得出那陣女兒香,還有你倆曾經爛到不堪的冷笑話和酷心機。

閣下別妄想把死穴封了,這個人就似你的白血球,她中有你,你中也有她,生生世世,猶如永續情債緣份大耳窿,你不知為何欠她那麼多,她也不明為何不把那麼好的債仔私有化,來來回回兜兜轉轉絲絲點點計算,偏偏只差一個恰當的擁抱,才能自有永有。

算了吧,凡人庸活一生竟然曾經享受過這麼有血有肉的活折磨,也不枉了。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