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禽之辨:理智與野性

當人愈發清醒,必然就會對人世無限失望。許多人都是可厭而壞劣得無可救藥,而且更不恥於箝控他人的一切,似乎是非把對方當做階磚不可的物種。於是這幾年來,我愈來愈喜歡動物,尤其是貓。貓比人好,喜歡或討厭都擺上臉,心情大好就過來磨蹭討摸,冇mood果陣就避走處靜,我行我素,不願每刻隨人。當牠蹲在一角,前腳整齊地拍在一起時,微側的頭,捲曲的尾巴,都是無可挑剔的好看。那時,清靈的眼瞳還會流閃出哲學家獨處的背影。

人禽之辨,來到2017的香港,孟子應該都會大澈大悟,重新審視人和動物的界限。但其實又有什麼好辨呢?人就是動物,動物的世界必然就會爭奪地盤、搶掠資源。人不過是兩腳站立、擁有一套龐複語言系統、發明了貨幣、創造了藝術、築構了體制、運用心思和智慧設計出種種讓人賴以維生或享受其中並同時以此謀生的東西、衣冠楚楚的禽獸。人與禽最大之鴻溝,不在於外型或生物系統,也不在於有否側隱之心(不少影片都呈現出動物的仁心),只在於智力高低之差。

一隻懶洋洋的貓趴伏在藥房,本是與世無爭(反正已是主人),犯不着要咬人撓人,縱會喵喵叫,容或只是肚餓或討摸而已。蝗婦的孽子做了什麼,結果被咬出了5mm的「傷口」呢?(據說閉路電視所示,沒有證據波子傷人)而蝗婦若有自覺,何以不捉緊其孽種的手,不讓牠在別人的地方東摸西摸呢?說到底,這便是智力的問題。一個缺乏智力的人產子,嚴重程度直逼恐怖分子的無差別屠殺,這是一場禍延後世的生物恐襲。

摸貓可不可以呢?當然可以。但如果是別人養的貓,禮貌上你該問一句。而如果你又不曾接觸過貓,不知道摸哪裏才對,應該敬而遠觀。又或,你極是好奇,非摸不可,手法和力度也該溫柔才是。蝗婦後裔做了什麼,使得喵咪「反擊」?(據說閉路電視所示,沒有證據波子傷人)身為母親,沒有告知孩子在外的規距,沒有意識潛在的問題,待到孽子被小小教訓一頓後才聒噪地聲討(據說閉路電視所示,沒有證據波子傷人),使一隻無辜又無害的貓被愚膿署「預約拘捕」。你想告誰呢?竟然要告一隻貓?這顯豁就是智力問題。

貓狗成為了人類的寵物,牠們的野性經一代接一代的傳承而銳減,但並非像香港的法治和自由一樣蕩然無存;你惡意拍打牠們,硬是要騷擾牠們,被反噬一口,不足為奇,這叫自討沒趣,我也會笑着來恭喜。就像一個政府若是獨裁、冷硬、行事齷齪卑劣,擁有正常智力的人必然要憎厭它,亦理應推翻它──那些掘出的磚、點起的火、安紮過的寨營,卻成為了一條條明細的罪;而開槍的交通警在法官的考慮下,成為了無關係的路人。

動物的野性,是那麼值得理智的人類拜師學習。齊克果這樣說過:「人幾乎從未善用自由,比方說思想的自由,人反而要求言論的自由。」言論自由的通行證助長了愚昧的散播,是以這裏盛產無理取鬧、大放厥詞的人,但「理智」又抑制了人對此反撲的野性。有些人一旦張聲,難免讓人覺得人類的智慧被高估了。還是貓好,不動聲色還是矯健撲躍,看起來都比人好得多。

(圖為我家樓下的貓,睡姿好像超人。)

struggle4lit@gmail.com'

崇文館

清狂減盡只傷神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