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玻璃心的女孩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Brenda Dobbs

她的心是玻璃做成的:不是受不了打擊,而是不懂得在適當時候收起自己,往往一下子就被別人看得清清楚楚。我說,在世界裡毫無保留打開心扉只會讓自己處於下風,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

「這有錯嗎?」她問我。我說這無關對錯,而是世界的複雜。她聞言沒有再說甚麼,只是往後的日子依然故我,過著這種一直讓所有人把自己看個透澈的生活。看著她身邊有好幾個人利用著她拿取好處,我在一旁看著也春她覺得不值,畢竟這樣純真柔弱的一個女生,總有一種令人想保護她的衝動。往後不久的日子,她交到一個男朋友;然後不久過後,她們分手了。某個夜裡,她打了一通電話過來,問我今晚有沒有時間吃頓晚飯。

「心情有好一點?」拿著餐牌,我問著這句總要的說話。
「老實說不太好,不過也只能忍著。」

沒錯,她就是連這樣一個問題也會認真回答,而不是客套回一句「還好」就算的人——就算問她的不是我這個朋友,而是剛剛見面的新同事。我合上餐牌遞給侍應,然後又提到她那一顆太容易傷害自己的玻璃心,這次她卻用一句說話打住了我再說下去。

「可是這不是人們一直渴求的嗎?」

人一直希望所有人對自己毫無隱瞞,不管是另一半、父母、朋友、同事、同學,但同時又在處處提防著所有人。想想你一天對另一半說了多少個「善意的謊言」,對同事又有多少是真心話?如果渴望真誠相處的人都不能以身作則,這又如何成事?她這樣說著,而我只能靜靜的看著她,因為我沒法子反駁一個對的道理。

「也許這樣我會受到不少傷害,但像你這樣的交心朋友也是我的得著,而往後也會有個懂得真誠待我的男朋友。」

「你是對的。」我向著她微笑了一下,舉起酒杯示意鼓勵。

曾幾何時,我也像她一樣,又或者我們都曾經是她。只是那個你真誠以對的朋友原來一直都希望在你身上尋找好處;又或者那個你真心相愛的人只是視你作失戀與相戀期間的水泡時,終有一日你那顆玻璃心會因為花痕而不再清楚,讓人再也看不透你的內心:社會稱為自我保護,成人稱作長大。

但事實那是一次又一次的痛。

那頓晚飯之後過了兩年,我與她在街上又再碰面,她與一個男生走在一起。她跟同行的男生示意一下,然後走過來跟我打了個招呼。「男朋友嗎?」我問了她這句,她只是曖昧的跟我說「也許吧,如果暫時都找不到更合心意的人」。她走回他的身旁,主動牽著他的手同時向我揮手道別。

那一刻,我再沒能看清她那顆心,到底視那個男生為男朋友還是水泡。這兩年間,她的心不知被幾個一劃得比磨砂表面還要模糊。

世界又小了一個擁有玻璃心的人,這又該怪誰呢?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Fanpiece: 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