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玫瑰:得不到比得到美好

陳奕迅歌唱生涯金曲無數,其中有三首名曲乃在下心目中「死之三部曲」,它們是黑擇明、1874、白玫瑰,當中後兩者跟周杰倫的《煙花易冷》亦是三兄弟,全是曲詞編唱到意境皆上品之作。

返回正題,今天我們欣賞《白玫瑰》,《白》一曲看似是個吸血新世紀式史詩式愛情故事,其實詞人借講虛構故事,暗喻苦戀多舛。
 
 
「白如白牙,熱情被吞噬,香檳早揮發得徹底」
「白如白蛾,潛回紅塵俗世,俯瞰過靈位」
「白如白忙,莫名被摧毀,得到的竟已非那位」
「白如白糖,誤投紅塵俗世,消耗裡亡逝」

白如白牙,形容明眸皓齒的美人,然而詞人這份愛慕未細嚼已揮發,紅藕香殘玉簟秋,美麗不等人,人死燈滅,頭七夜白蛾留戀塵世,只餘自己的靈位 —- 原來美人已歿,或者該這樣說:歿了的是從未成孕的愛情。

投資愛情的人當然想要滿足情慾,唯詞人跟心上人緣蠱盡今生,他只剩白忙一場,他心目中冰清玉潔的女神,卻走得那麼不著痕跡,一生投資,換來一擔荒謬。
 
 
「但是愛驟變芥蒂後,如同骯髒污穢不要提,沉默帶笑玫瑰,帶刺回禮,只信任防衛」

未得到的愛情,案中人都擅長為自己未竟的愛情試妝,一街都係情聖,一地都係深情人,但這些理想畢竟只是幻想,襄王有心,神女無夢,未曾真箇已銷魂,反轉豬肚通常不太衛生,愛恨孿生,無論那是遺憾還是懷恨,都是一手芥蒂。

苦戀人心陷囹圄,只見樹木不見林,心上人曾經的情殤,令她寧願當驚弓之鳥,沒有希望就不必失望,古往今來如是說。
 
 
「怎麼冷酷卻仍然美麗,得不到的從來矜貴」

單戀苦戀必備情節:得不到的愛情最矜貴,那假如得手呢?閣下不必回答,看看枕邊人就明白 —- 詞人並非奚落已經膚淺庸俗甚至剝落失收的庸人真實愛情,相反,曲詞間孕育的無奈悲愀,他這種柏拉圖式聖人愛情太崇高,他畢竟只是凡夫俗子,這種終其生而不可得的苦戀,悲夠未?他寧願當個稱職凡人平平淡淡完了就算。
 
 
「身處劣勢,如何不攻心計?流露敬畏試探你的法規」

詞人對女神這種敬畏,只是流露,絕非心悅誠服,看似是兩個人的遊戲,卻只有一方高高在上,定下所有她主觀的法規,這種愛情比基本法更兒戲,她就是你的法律和上帝,身處這種劣勢,詞人唯有攻心計,希望平反敗局。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甘心墊底,襯你的高貴」

說笑罷了,從來只有雅典娜差役星矢,那容卒仔褻瀆神靈?小卒望奢求的愛,猶如西西佛斯的石塊,他的犧牲除了映襯高嶺之花孤高充麗,肇事者別妄想得到更多。
 
 
「給我玫瑰,前來參加喪禮,前事作廢當我已經流逝,又一世」

夭折的愛情,胎死腹中,一腔愛溝恨,苦戀之人無處宣洩,唯有安葬自己一顆心,方可自圓其說。

曲中這場喪禮,其實是為自篇自悼自演的苦戀蓋棺,「終生不娶不嫁」 —- 幾多人自命情深的人失戀後狠放的恨話,歲月蹉跎從不等人,若干年後詞人繼續白頭宮女話當年,亦只是死無對證無頭公案。
 
 
《白玫瑰》這種自毀式愛情,由梁山伯祝英台到羅密歐茱麗葉,你我他人海茫茫,梗有一雙喺左近,襄王神女,襄女神王,絲絲點點計算,偏偏相差太遠,兜兜轉轉,化作段段不果塵緣。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