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Zengame

黃昏,到埗廣島。

站在擠滿看煙火群眾的輕軌電車上,嘗試認識這個熟悉的陌生國度。熟悉是因爲原子彈,一個人類悲劇,以另一個更慘痛的悲劇方式落幕,廣島因而為人熟悉;陌生是到底我沒有來過這個城市,一切都是如此新鮮。

電車緩緩地前進,車廂上幾乎寸步難行。三段車廂的電車,繳費的地方在車頭的司機位置旁。由上車的地方開始算,有十多個中途站,零星需要下車的乘客,唯有在上車的位置先下車,再跑到車頭繳費,沒有人逃票;司機有耐性等,車上的男男女女也習以為常,依舊談笑自若,臉上期待著終站的花火大會。電車開得很慢,不同路線的電車走在同一雙鐵軌上,差不多一個小時,才到終點。車上大都是本地人,他們愉快地下車,平和的臉上掛著微笑。

一年一度的夏日花火是大家都期待的,不必急。

人潮向著花火大會的場地移動,那是一個海邊的公園。沿途有很多小攤檔,售賣各種不同類型的食物和飲料。人很多,卻不覺嘈吵。穿著和服的少女,拉著男生去看煙火;或者三五成群,在每年最熱的一天灑下青春的汗水。

蓬!吱——

離地不算高的一個小煙火打開了序幕。小的大的,一個一個慢慢升上半空。漆黑的天空之中,擦亮了一個兩個煙火,簡單,卻美麗。專注在空中僅有的煙火,看著它們逐一升起、迸發、燦爛、消失;由一條上升的火線,爆發成五彩的圓,然後孵出閃亮的小蝌蚪在黑暗中下游,彷如撐著一把火傘;小蝌蚪最後漸漸變成黑色的蛙,一聲不響地潛入黑海了。四周只餘下煙火爆裂的聲音,彷彿在每一個瞳孔裡,我都看得見一份幸福,隨著一個個花火燃燒而綻放出來。

別貪多,目不暇給其實是一種浪費。

花火大會去到最後一節,天上一大片烏雲自腦後而來,毛毛細雨也趕來看這壓軸的燦爛。這個時候,一個一個煙火已經按捺不住,連珠炮發射上半空,十多個大小彩圈在空中綻放!一瞬間,夜空照亮了,人們的臉都照亮了,幸福的小蝌蚪浮游在宇品海岸公園的每一個角落。這一刻,每個人大概心中都許下祝願,為身邊的人,或者為身在遠方的某一位。

散場了,天空仍是一片漆黑。雨漸大,走在散去的人潮中,心裡開始踏實起來,抱著看過煙火的滿足,踏上歸途。這一程不坐電車了,候車的人太多,電車卻少,用走的吧,不過六公里。

忽然間,一陣綿密的霹靂啪啦聲在我頭上響起,腳步仍未踏出,路上的小水窪剎那崩堤,眼前朦朧一片。暴雨來襲,我剛好走在一個簷蓬之下。避雨的群眾愈來愈多,有些早被雨水濕透的人們,則冒著風雨繼續走,反正也沒有關係。我在簷下的自動售賣機買飲料,喝著打發時間,驀地想起車站候車的乘客,還有剛走過的一間串燒店。

如果我去等電車,現下不僅上不了車,還要成了落湯雞,暗幸沒有隨人潮呆在電車站;隨即卻又想起,如果剛才走入串燒店,喝著啤酒賞雨,那豈不更好?這時友人笑說:「難保那間店又貴又難吃?」

釋懷了。

人生沒有平衡時空,對每一個人來說,最幸福的就是當下仍然活著,好好地活著。按原定計劃,今晚本應在島根縣的旅館泡溫泉,能夠參與這一次夏之花火大會,也不過是出發前偶然發現,於是更改行程。如果沒有看到花火大會的網頁⋯⋯

花火是一次偶然,人生是一次燦爛的花火。相遇,就如碰巧在空中相交的彩色小蝌蚪一樣,都是一次偶然,不必如果。

chau@chong.com'

從一

慕莊周之言,設「周.莊」閒站,自為莊主。專職「誤人子弟」,主張「求學即是求快樂」。
嚐好:旅行、寫作、戲劇、酒精、Liverpool FC。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