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話劇團《原則》觀後感

常說規則是死的,人情與法規之間,是否有一個平衡點?
感謝編劇郭永康,將這個校園裡永恆的爭執原點搬上舞台,用生動的語言將之提升至香港教育,甚至人性的層面,震撼著每一個進入黑盒的觀眾,特別是身為教師的觀眾。

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新校長上場總會帶來一番新氣象,適應在所難免。當固有的一套被沖擊,新思維湧現,在接納與拒絕之間,如何去尋找一席緩衝之地?

在香港這個講求指標、分數、規則、保險的教育制度之下,凌校長強調一切規則以學生成績目標為本,而所有訂定的校規與教育局指引均必須依從,違者依例嚴懲,沒有人情可言,這是她的原則。

陳副校作為學校的二把手,幽默的他廿多年來一直貫徹學生為本的教育理念,以情牽引,孕育出充滿感情而又具能力的學生。凌校長上任後,二人的衝突始建於對於某條校規的執行之上。

燈亮,氣氛已頗為嚴肅,陳副校幽默的語言沒有令人覺得刻意,相反更突出他與凌校長之間的對立——不止是意見相左,而是立場的南轅北轍,兩人都有各自堅持不讓的「原則」。教職員、學生陸續表達不滿,衝突的氣氛升溫,不斷往上交疊的情緒令觀眾很容易傾向支持某一方。在爆發點將至未至之際,凌校長一段恰如其分的剖白,把故事重新拉回原點。我們所想的、所堅持的原則,是真理嗎?編劇沒有刻意將那份劍拔弩張的情緒繼續提升,一來早已沒有可升之處;二來就算繼續下去,這戲只不過是在硬銷劇中某一角色的價值觀,這才是真真正正的洗腦。在這一點上,編劇的洞察力和創作力,值得我們再三拍掌叫好。深深記得陳副校回應凌校長的一句台詞:

「我從來無打算去改變一個人,我教書係為咗令佢哋成為一個人。」

教育從來不為分數,教育從來都是要讓學生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作為成年人,我們為甚麼非要將自己一套硬塞到學生身上?為甚麼我們要把連自己都解釋不了的東西推給學生?

教師當做的,是讓學生學懂選擇,而不是學會跟從;進而讓他們學懂在選擇之後,面對所當負的責任。要學懂這些,唯一的方法,就是將世界展現在他們面前,然後放手。

編劇厲害的地方,是沒有讓我在劇終之後討厭凌校長,甚至令我對她有一點的同情。因為《原則》不是在告訴我們誰對誰錯,而是告訴我們應當學會獨立選擇,然後彼此尊重,最後互相溝通。

年青人經常犯錯,但他們心裡仍有一團火。

再一次感謝編劇帶給我們一個如此精彩的劇本,導演及演員忠實地將文字呈現觀眾眼前。但願每一個教育工作者,無論教育理念如何,都可以看一看《原則》。

其實在劇終之時,我想起另一個劇本,John Patrick Shanley 的《聖訴》。

chau@chong.com'

從一

慕莊周之言,設「周.莊」閒站,自為莊主。專職「誤人子弟」,主張「求學即是求快樂」。 嚐好:旅行、寫作、戲劇、酒精、Liverpool FC。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