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病患太多身不由己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Boudewijn Berends

昨天看到一宗新聞: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長子墮樓身亡,疑傷頭抑鬱。網上評論意見萬千,其中有一個留言最讓我感到心寒:「既然有勇氣死,點解冇勇氣生存落去面對困難?RIP」

這句說話,基本上只要有人輕生,我都能在留言區找到它的背影,什至在自己的真實生活圈子中都聽過朋友如此「勸導」我。不是說「珍惜生命」是錯,而是這種說話對於抑鬱病患來說,無疑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抑鬱病患很多時都身不由己,純粹是他們腦部分泌的化學傳遞物質失衡,例如是缺乏血清素。並不是去趟旅行散散心,或大哭一場就能解決的。較為常見的治療方法有兩種,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至於選擇哪種治療需由專業醫生判斷,視乎病情而定。事實是,抑鬱病是能治好的。可是,並不每個人都了解這個病,和抑鬱病患的生活到底是如何。

我們也很想好起來。真的。

一開始的時候,會否認會逃避,純粹因為害怕,因為不了解抑鬱姓甚名誰。後來更漸漸討厭自己,討厭身邊的人,討厭世界。也會猜度身邊的朋友,懷疑他們對自己好是否另有企圖。聽到的每一句說話,都可以找到揪秤的地方。每一刻的情緒都在發出警報,沒有一刻能放鬆。到後來,習慣了這種狀態,也厭倦了這種狀態,不想被胡亂安慰,就開始學習隱藏。完全斷絕與朋友的來往,對家人的提問不作出回應。每天都是自己一個,上班下班、上班下班。除了公事上的回應,嘴巴其餘時間都是合攏的。很多的情緒都不敢表露出來,因為在這世代「抑鬱」就彷彿如同「有精神病會到處拿刀捅人的痴線佬」啊!終於,有一天,難過、憤怒、焦躁、厭惡、恐懼、羞恥、罪疚,開始一一消失。剩下的,好像就只有空洞。試過被人取笑,沒有感覺;被人辱罵,沒有感覺;被人稱讚,沒有感覺;被人關心,沒有感覺。有點像是玩轉腦朋友中的韋莉,大腦控制台失靈了,再也沒有一絲感覺。

情緒消失前,有反抗過嗎?有,而且傾盡全力地去反抗。找過朋友求救、找過生命熱線的接線員求救、找過家人求救。答案是:我沒有空/你「又」發生什麼事/大家都大壓力,為什麼你這麼軟弱/甚或該熱線因線路繁忙而無法接聽你的電話。有上網搜尋過心理醫生的資料,看到價錢牌馬上嚇怕。太昂貴,連病都看不起。不靠別人,靠自己吧。做了一大堆曾經很喜歡做的事,行山跑步下廚寫歌種花冥想睡覺,都做齊了,卻沒有半點起色。每逼自己做一樣曾經喜歡的事,就愈覺得難受。只能夠說,當時對於曾經喜愛的活動已經完全失去興趣。覺得自己好廢,什麼都做不來。怨恨自己一直好不起來。太多太多的負面思想,卻從沒有說出來。

我曾經有過一個疑問,究竟抑鬱病患能笑嗎?現在經歷過了,才知道原來都能笑。遇上開心的事會笑,聽到笑話會笑。只是,心,開不了。純粹是好機械式的反應,不過都足夠瞞騙身邊的人。

一路上聽得太多風涼話(無論是有意或無意都聽過),有種麻木。現在漸漸走出困局,回頭細看,也沒有責怪講風涼話的人的意思,畢竟「若是不曾走過,怎麼懂」。但是如果可以,請你體諒我們也有身不由己的時刻。

最近查閱了很多有關抑鬱症的資訊,其中有一個網站說得特別好(連結在下面),引用了其中一小段作總結,也是我真心希望跟所有抑鬱者講的:

「是憂鬱症的關係,不是我的關係」
首先要認識到 「自己的負面悲觀的看法是憂鬱症的症狀,通常不能準確反映實際情況」,就像人感冒生病或身體很不舒服的時候,對日常生活中的感覺和想法都會和身體健康時完全不一樣。憂鬱症涉及身體、情緒、和思想,它會影響患者的飲食和睡眠、對自己的感覺以及看待事情的方式。

小鬱亂入(有點憂鬱的時候,我該怎麼辦?):http://depressytrouble.tw/index.php/portfolio/depression_fight_01/
小鬱亂入(如何面對憂鬱症患者:5件你可以做的事):http://depressytrouble.tw/index.php/portfolio/how_to_face_patient/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