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夜廝磨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louis r

假如每個晚上都如周五夜,你說有多好。

對文職工作的人來說,禮拜五就如上帝創造天地的第七天,話知你天打雷劈世界末日,人類總要重複同一放肆--周五晚不必英皇御準,everybody going to their own parties.

男人的浪漫就是把寶貴光陰耗在玩物窩,閒日打機,幾咁不痛快,開關磨關卡關破關,俾盡只有一個半個時辰,當真機都未熱 Tomorrow needs work 魔咒已催。周五夜就是平行時空。夜瞓甚至唔瞓都死不得人,戲如人生,就是要豁出去才盡情盡性,男人在遊戲中再投胎,幾個時辰瞬間消磨,通宵打機不必慌,過關斬將拆牌坊。

其實哥玩的不是遊戲,而是難得不必生為營役的自由,平時你界定了生活,佢努力去生存,管他三國無雙第幾代,鬼唔知那只是耗費男人時間的玩意麼?哥才不在乎浪費時間,咱就是喜歡故意浪擲筊箕去換取不必顧後果的半晚,這不是逃避現實,而是把荒謬的生命登出再登入。

做人太累,做狗並非人皆稱職之,做愛都怕表現欠佳或者攪出人命,男人唯有揀個禮拜五晚做返自己,打機抑或打飛機都好,我冇車,但我有壓抑需要發射,或許總有些不了解男人的花生友總會不識趣地阿支阿佐潑冷水,我只能夠說:你不懂男人想什麼就請閉嘴,否定別人的童真是不能原諒的第八原罪啊。

每個男人心裏面都有座斷背山--此山非山,並非指什麼兒兒私情,而是專心致志毋寧後果的放肆,但求隨時行樂在此免費獨家發售而已。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