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擇明,從黑暗中選擇光明

陳奕迅名曲《黑擇明》,很適合這個日日血案新聞動魄驚心的城市,這首歌由曾經自殺,現在大澈大悟的林夕勸別人珍惜生命,令本歌另帶救贖意味。

「他不姓黑,不怕黑,選了光,叫最暗黑的戲院發出光,臨行仍不肯撒手,拍出一片彩色給仰望」

歌名幽了東瀛不朽名導演黑澤明一關,亦語帶多關 —- 黑擇明,黑暗選擇光明,這幾句已經很有畫面,戲院當然無燈,黑暗中一點燈光,彷彿汪洋中一燈塔,導人向善。

「他很有心,很會講,黑暗中老百姓怎麼發出熱與汗,人又有幾多怕光要急於往花瓣下被探望」

黑暗中掙扎求存的人猶如錦衣夜行,那片看不透的昏暗猶如扯着人們情緒掉落谷的觸手,詞人是過來人,明白抑鬱的人並不需要寒暄的加油,而是世界的認同。

「未夠色,便要腥,若有日你也開鏡,願對白不要認你命」

我唔開心很籠統,我抑鬱症卻嚇親人,詞人以拍電影為喻,心病還需心藥醫,奈何這個社會心藥短缺,冇病鬱到病,有病卻要扮冇病,否則一街都係有色眼鏡,教你頓變癡線佬

「別要驚,別要驚,亂世下佈滿樽頸,這都市已吃夠血腥」

吃夠血腥的都市,皆因瘋狂新聞早已尋常:男人殺妻拋屍落街再跳樓自殺,一開學就教師學生紛紛跳樓,某人渣帶朋友回家強姦自己妻子,寫出來都覺癡線的事,卻是今日香港眾生相。

「情緒或高或低如此詭秘,陰晴難講理,既然浮生就如遊戲,不如坐戰機」

情緒病不單是一種病,藥石治標不治本,詞人用「陰晴」比喻之,皆因情緒病發就似天氣,有時當真冇解,一味勸人唔好死,對方真箇唔懂回應你。

「黑暗下磊落光明中演你,心能隨心揀戲,
這時期演傷心戲,戲爛人未死」

黑暗中光明磊落,表面上又是錦衣夜行,其實詞人在勸世 —— 唯一中和情緒病的方法就是別再為別人的眼光而活,別再扭曲自己心性做返真我,或可不藥而癒。

「失戀也死,走去死,走去死,你母親傷心到死內疚未?誰人逃不出債主,似三歲跳飛機,悲夠未?」

你條命的確貴客自理,但你的生死還會掀動許多愛你的人憂戚,詞人歌曲上半場對情緒病人說之以理,下半場則是動之以情,他沒有正能量撚上身一味盲目鼓勵病人,而是以三歲小孩跳飛機為喻 —- 小孩玩遊戲玩得不好,跟情緒病雷同,全是不可抗力,何必太在乎?

「抑鬱也死,想去死,想去死,你當你醫生已死,沒見地,忘掉了雙星報喜,把天井當悽美地,煽未?」

詞人故意貶低抑鬱症殺傷力——你抑鬱症就想死?世上大把慘事慘過抑鬱,其實這是曲筆,抑鬱症患者往往也是中二病重症,他以為心靈的痛苦就是他的全宇宙,其實他只是坐井觀天井,美化自己的痛楚容易,但這種傷春悲秋無病呻吟對病情並無幫助。

「誰也在暢讀死亡的筆記,不如來推推理:要求存似電玩遊戲,操練著戰機。」

你的死亡筆記不屬於奇拿而是在你手上,人生如戲,也似遊戲,冇人天生係打機能手,你看別人瀟灑倜儻難關容易過,但別人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你又知否,你的遊戲難易度就看你的鍛鍊修為。

「死也未怕又怕甚麼苦戲,不如重溫好戲,死亡遲早都找你,切勿憑自己。」

你的戲,只有你可飾演一次,人總是會死的,在死神探訪你前,好好享受你的劇本吧。

吹神加詞神交織出呢首膾炙人口的《黑擇明》,以電影喻人生,把人心帶進電影院中,原來那是戲如人生,黑暗光明共濟,原來抬頭把黑暗過會是晨曦,只是閣下灰機太久冇為意,戲好戲爛,也請唔好死,有戲未為輸,如此苦世良言,遭逢東方一隅人心衰敗城市,人人身陷精神囹圄,聽聽《黑擇明》說什麼,從黑暗中選擇光明。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