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朋友,大概永遠都不能再見了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worak

老實說,我們以前不算是十分好的朋友。雖然同班了好幾年,但彼此感興趣的事情始終不同,話題總好像不夠深入。例如,他喜歡看的書是科學,而我則偏向藝術。於是,各有各的圈子。

中學畢業後,他因為成績很好,飛到美國讀大學,從此以後只是從我們的朋友當中聽到他的消息。唯一一次跟他的交流好像是大學時太無聊了,就寫了一張紙的信寄給他,內容是什麼其實都不太記得,大概是有關我暗戀的那一個女孩子吧。所以可以說,大約有六七年沒有跟他見過面。

前陣子,我剛好去美國旅行,知道他在紐約大學工作,就約他碰面。某個早上,他駕著一架車子來到我住的地方,說一起去看瀑布好不好。我當然說好,於是,我們由布魯克林出發,穿過曼哈頓、新澤西州、賓州,之後一路向北。因為我不會駕車,於是他要一口氣駕八九個小時,才會到尼亞加拉大瀑布。而我則一邊聽披頭四的歌,一邊看著窗外飛過的白雲。

他說,兩年前他的家人已經搬到西雅圖住,家人漸漸習慣這裡的生活,而不久之後他就會搬去加洲讀博士了。留在香港的只有一間擺放了許多書的房屋和一個封了塵的愛情故事。

那個晚上,我們實在忍受不了那股好像是鳥糞的臭味,看了大瀑布的射燈表演後很快就走了。只是我們都寂莫得很難受,駕車到了一間酒吧喝酒。可是連酒吧都沒有甚麼人,彷彿黃昏時一起擠着拍照看瀑布的人通通都從這個世界消失了。我們看見兩個美麗的金髮女孩就過去跟她們聊天,只是她們的朋友來了後,她們就厭倦了跟我們說話。於是我們惟有自己喝酒喝醉了就回到旅館睡到第二天的中午才駕車回去紐約。

之後幾天,他讓我住在他在布魯克林租住的公寓裏,然後都將錢花在音樂和酒上。夜晚他帶了我去一邊聽爵士樂,一邊喝酒。他說,這裡的生活很好,而香港好像沒有什麼可以令他留戀的事情了。嗯。他說,下次我來美國之前一定要學好駕車,再到西岸找他,然後一起駕車跨越整個美國,再看多一次瀑布。我一口氣喝乾了杯酒。

我有點傷心但他大概不會明白的了。有些朋友,感覺好像永遠都不能再見了。

canny@road.com'

康妮道6號

風格練習,不斷嘗試,寫出最好看的故事。以下係我的專頁,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讚好這專頁。你的支持令我更有動力去創作,寫出更有創意更好看的東西。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