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ROJeff Latimer

昨夜看見一宗關於墮樓的新聞,報導是這樣寫的:

「有街坊表示事前曾聽到激烈嘈吵聲,警方一度懷疑事有蹊蹺,封鎖大廈出入口調查,其間住客不能出入。惟經警方調查後,知悉事主有精神病記錄,相信案件無可疑。」

不知道有幾多人閱讀時遇到障礙。

我遇到了啊。

關於「事主有精神病記錄」以及「案件無可疑」中間那段關係,實在是一個「,」所不能承受的重量。

如果你因為一個「正常人」墮樓前有過激烈嘈吵聲而覺得蹊蹺,為什麼一個「有精神病記錄」的人就會突然變得合理呢。

如果你說和有沒有精神病並無關係,礙於字數所限,只能簡單交代,那麼干脆刪去「知悉事主有精神病記錄」這句不是更好嗎。

反正世界每分每秒都有人邁入死亡,沒有誰會在意的。

但新聞只要發現事主曾有「精神病記錄」便必然會披露,彷彿一切謎底已被解開:那個人有精神病啊,所以事情就發生了。

和他有沒有被壓逼沒有關係,和他是否正在經歷艱難的事件也沒有關係。

他會否想借事件表達甚麼訊息?才沒有人去想呢。

因為他是瘋的呀!他是瘋的呀!

這就是解釋!(到底誰瘋了?)

一切的不合理都瞬間合理。

就這樣吧。

他有精神病,所以悲劇發生了。

Close file

沒有人記得起,他們在未有精神病前也是一個人啊。

更沒有人會想起,他們在有精神病以後還是一個人啊。

你知道,對於精神病,我是比較敏感的。

因為我家有精神病康復者嘛。

我曾經也很害怕啊。

雖然未至於像《一念無明》中的曾志偉會把鎚仔放在枕頭下,但我也曾恐懼睡到半夜會被人斬死。

精神病患者=暴力狂,究竟這種想法從何而來?

實在無從稽考。

但有段日子我真的睡不安穩啊。

後來我才明白她本來就是個膽小的人,患了精神病也不會令她變得「勇敢」呢。

說真的,如果身邊沒有精神病康復者,大概我永遠不會思考關於他們的事情吧,反正與我無關。我不會歧視他們啊(你不知道嗎香港地個個都是善良的人啊),我只是沒有必要去理解這件事。人生很忙的呀,我怎可能事事都參與?

所以——我覺得精神病康復者就是瘋子,我認為他們與暴力就算沒有直接掛勾也必然有很大程度的關係,我會在畸形荒謬的事發生後得知對方患有精神病發出「喔!原來如此」的反應都是人之常情的啊──你即管繼續懷抱這樣的想法,儘管蘇格拉底在很多年前已說過「無知即罪惡」。

第一次聽見「復元為本」(Recovery Orientation)* 的時候,對我來說簡直是一種救贖。

從前人們對於精神病的處理多為希望消除其病徵,讓他們從「有病」成功變為「無病」(電影《隔離島》(Shutter Island)有這方面的資訊啊),但那是一種令人洩氣的取向呢。

因為人就是一種奇妙的生物呀,所有發生過在你身上的事都不可能水過無痕,必然會有一點甚麼存留的,即使別人看不見。像我自從不知道哪一次病了以後,身體內就永遠有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痰,無論如何化解總是會重新再聚集的啊。

精神病也是很奇妙的,比如你患上抑鬱好了,假設你真的治好了啊,但你怎能確保不再復發呢。因為人生很大壓力的呀,還有很多時候都會發現絕望在轉角處等你呢。

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不可以回頭的啊。

就算坐上了時光機,但發生的事還是曾經發生了啊。

所以比較好的取態難道不是Carry on嗎。

帶著人生種種傷痕,帶著曾患過/患上了的病繼續前進。

沒有人會因為甚麼而變得不完整,那個人就是那個人,一切的經歷都只是豐富了他的生命啊。

他依然是他。

以前我一直誤會了,總想著家裡的她甚麼時候才能回復從前的亮光呢。

但是呀,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步伐好好地走啊,是我的時間沒有前進而已。

但願,我們對於精神病的認知也會一直前進吧。

* 「復元為本」(Recovery Orientation)是甚麼意思?https://www.facebook.com/pg/storytaler.hk/photos/?tab=album&album_id=671913156307694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