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罪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elPadawan

來到時已經是夜晚了,不過在放置棺材的房間裹仍然聚集了許多人。姑媽、三個叔叔和其他親人都坐在棺材兩邊,神情哀傷。姑媽雙眼通紅,跪在軟墊上雙手合十祈禱,而表姐也跪坐在棺木旁,雙手放在棺木上,一邊看着遺體一邊用紙巾擦着眼和鼻。

他們帶我走到棺木旁邊,讓我見嫲嫲的最後一面。在眾多親人之中,我是最後一個來到。其中一人從棺木附近的桌子上取來一包紙巾,遞給了我。我接過後,就走到棺木前。我感覺他們都看着我,畢竟我是這個家庭第三代的唯一男丁。

嫲嫲的雙眼安祥地合着,九十多歲的她躺在裹面一動也不動。若仍有意識的話,她這個時候在想什麼呢?她銀白色的頭髮整齊地梳向後方,臉上塗抹了些脂粉,讓她的膚色看起來有點白。身上穿着一套長袖的棉衣棉褲和一雙黑色鞋頭繡了圖紋的布鞋,胸前放了一串念珠。

人死了就這樣嗎?感覺她就好像永遠地熟睡着。
但我有點詫異,見到嫲嫲的遺體,不但沒有太悲傷,反而有點平靜。我抬起頭,發現他們依然在看着我。我有點手足無措,於是我又再次低頭,望着嫲嫲有很多皺紋斑點的臉和向上隆起的下腹。我想我應該嘗試悲傷起來。
於是我盡量回想起小時候跟嫲嫲相處的時光,嫲嫲的身影有時在古舊的房子裏浮現上來,有時在小巷裹散步,有時在教堂裹祈禱。可是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畫面了。
我仍然感受到他們的目光,於是我拿起一張紙巾。可是,淚水並沒有流下來。我用紙巾擦了擦眼角。
之後有一個叔叔叫我說一兩句說話,悼念一下,我想不到說什麼好而婉拒了他。大概臉上實在過於平靜,他們好像有點不滿意我的表現。
我去廁所時就剛好不小心聽到他們的暗中批評。
「身為孫兒竟然咁冷漠無情⋯⋯」
「真係白養。」
「自己嫲嫲嚟喎。」
「無感情㗎佢?」
我不禁面紅起來,草草小便完就回去,以免見到他們。

後來村裹的神父來了。
「雖然身體死去,但一班孝子賢孫為她祈禱,相信她在天上都會感到安慰的。」
聽到這段說話,他們都看着我,我有點慚愧。我想我應該悲傷起來的。
神父讓我們入去一間房間告解。我是最後一個進去。神父坐在一張椅子上,慈祥地看着我。

「神父,我有罪。」

canny@road.com'

康妮道6號

風格練習,不斷嘗試,寫出最好看的故事。以下係我的專頁,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讚好這專頁。你的支持令我更有動力去創作,寫出更有創意更好看的東西。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