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好想我部手機有一日壞左,或者唔見左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w1FLY / THEDDY MAGPAYO

《異形:聖約》,這電影剛開始上映時,你就問大家:「睇左《異形:聖約》未呀?」每天幾乎都會問這一句。沒有人知道,你為甚麼要一直問。

「你睇左啦呀C?」Koby反問:「做咩日日係咁問我地睇左未呀?」

「哦,想睇下套戲好唔好睇呀嘛!」你笑著說:「點解你地一個二個都無睇架。」

因為問太多次,大家每朝一見面打招呼就是這句:「點呀?睇左《異形:聖約》未呀?」就是這樣,你至少問過我幾次:「你睇左《異形:聖約》未呀?」我反了個白眼,問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問到落畫。

然後某一天,你就沒有再問過了。放工時候,剛好與你同行,我問:「呀C,你今日睇左《異形:聖約》未呀?」

你說:「唔好再提。」低垂著頭,沒精打采。的確,你今天好像特別疲倦,也許是公事太繁重了,又或者是別的原因。

「點呀,今日咁down既?」我問。

你打開了手機,上臉書,輸入了某個名字,進到他的頁面,最新的帖子是昨夜發的。那是從instagram上傳的一張照片,拍了兩張戲飛,上面寫著《異形:聖約》。

「哦!你琴日同左佢去睇戲?」我只略略瞄了眼便說。

「唔係我,」你瞪了我一眼,把你的手機遞給我。「你話……會係邊個呢?男定女?」

我看了看照片,看不出。「唔,我都唔知喎,佢又無tag人。」

「唉,其實我都知,」你很努力想隱藏你心底的失望。「我比左呀John睇。佢真係好勁,一眼就話係女仔,因為睇到相邊拎住戲飛果個人露出左少少指甲,上面有指甲油。唔單止,佢仲同我講係innisfree個新出既冰藍色指甲油。咁都算,佢連張相右下角個小小既鞋邊都睇到,同我講係近排啲人好鐘意既韓式鞋款,佢女朋友都有買。」

我說:「嘩,咁呀John都睇到,成個偵探咁。」

「重點係,佢之前應承過,會同我睇……」忽然,你彈出了這一句。

「其實都半年啦……」我看著你,不知道如何反應。

「但係,我仲係好掛住佢。我真係好想搵佢。我好犯賤。係咪?我想忘記佢,但係忘記唔到。我delete左佢手機contact,好爽快咁delete左,因為我個腦仲記得好清楚。我unfriend埋佢,但係我忍唔住add返佢……」

「你,你要快啲move on啦……」他明明已經是你的過去,但是你卻保留你們所有的回憶。你的臉書精選照片,仍然是與他兩週年紀念的甜笑合照。你的手機……「你幾時delete啲相呀?一直睇,咁一直都會好難受。」

「我既手機仲有同佢既相,大約有成千張……我唔想delete佢地。」你望著手機,嘆了口氣。「我好想我既手機壞左,或者唔見左。咁樣我就唔洗親手delete左啲相佢。」

我想不到應該如何回應。你又說:「佢話過會同我一齊睇《異形:聖約》,會一齊睇其他電影,會食其他好西,會做好多好多野……」

「唔好再諗,唔好再諗佢曾經比過咩承諾你啦。」我說,而你看著我,不願相信。

Don’t think about what he promised you.你要知道,很多承諾只是隨口可以說出來的空話,會履行的才是真正的可以相信的承諾。愛情是一樣很奇妙的東西,他不可能24小時都喜歡你,大概只有喜歡你的那3個小時裡面很衝動地說要把整個世界都送給你,然後3個小時很喜歡你,其他的時間覺得談談戀愛也不錯。所以,不能全信。

「下個啦。」喜歡下一個人吧,那麼你便可以放下上個舊人了。

「無人比佢更加好,我後尾識既所有人……」你不捨。

當你站得更遠,就可以看他看得更清。他站得跟你太近了,所以你沒有看清他。
有更多美好的人,他身上美好的特質,還未被適當地顯露出來,就已經被他別的你不喜歡的特質所掩蓋了。故此,你嘗未能了解他,已把他推開。人都是這樣的。

就像《雲端情人》的Theodore一樣,其實我們都只喜歡那種戀愛的感覺。既然他不能給你,就去找下一個給你戀愛感覺的人吧。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