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虛的一夜情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Nitesh Mehera

他牽著她走上酒店,才關上房門,二人就熱吻起來。乾柴遇上烈火,二人在房間裡把慾火盡情發洩:浴室、窗台、化妝枱、大床,每處都充斥著二人的體液。如何相識不再重要,甚至連名字也轉眼間忘記,也許這才是一夜情的真正意思:一夜過後,此情不再。

一輪激戰過後,她自個走到浴室洗澡,而他則走到窗台旁邊點起事後煙。單身了一段日子,他試過了好幾次這樣的一夜情,只是每次抽插總欠缺了一點讓他能完全投入的感覺:大家只是為了慰籍自己的性需求,在床上沉醉肉體帶來的快感,只是當中沒有半點愛在當中。跟愛人交合時那種合而為一,希望對方跟自己一同享受的感覺,與這種晚上在夜店相識兩三小時就肉帛相見純粹滿足自己不同,即使今晚她騎在他身上搖動時十指緊扣,他也感受不到半點甜蜜的感覺。

一段沒存在過感情的性愛,跟本不應該算得上是一夜情,畢竟那一夜雙方有的只有慾。

回想以往跟女朋友在床上纏綿,光是看著她那舒服的樣子已經讓他得到不少滿足感,每個前戲都是如此令人難以忘懷,當中的感覺沒有一次一夜情可以媲美。他回望身後那張混亂不堪的雙人床,就像他現在的心情一樣空虛。

她從浴室踏出來,除了包在頭上的浴巾外依舊一絲不掛。「原來我家今天晚上沒有人,要跟我回去下半場嗎?」她語氣帶半點挑逗。他走到她身後環腰抱著了她,幾秒過後鬆開手來。「抱歉,今天晚上我不行。」抱著她也沒半點心動的感覺,他寧願一會吃個宵夜然後回家會更自在一點。

走出酒店門口,替她截了一架的士再目送她離去。他又點起了煙,同時嗅著身上沾到了她的香水味。「還是前度的香水好聞一點。」他這樣想著。

沒有愛在當中的性,也許不是他那杯茶。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Fanpiece: 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