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is Next Door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anjan58

「你信有『因果報應』嗎?」

她看著我的眼神,既驚且憂。我並不怪她。換是有人一路尾隨著我回家進門,趁我換衣服的時候突然溜到面前,然後亮出手上一把小軍刀,我應該會比她現在的表情反應稍為激動一點。

可是我了解她的平靜。當然。我甚至了解她的陰暗。

看得出,她並不敢馬上把衣服穿回去,生怕會惹我發怒。其實我根本不會。

房間不小。但在這一刻,四道牆壁顯得有點壓迫感。我們 —— 不,再也沒有我們 —— 我跟她坐在這個空間的正中央,面對面,卻感覺不到中間絲毫的空氣在流動。從新的壁漆、新的相框、新的床單、新的擺設之中,我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腥臭味,像鯨魚擱淺多天的腐臭。這是一種新人上場的氣息。

我閉上眼晴。有時候,愛會以一種很瘋狂、很變態的形式存在,但這種愛一般都很安靜無聲。我試著抽離那被悲傷蹂躪到無完膚的肉體,想像我跟她激烈做愛的畫面……

她掙扎著想要逃離。我用單掌在她後頸施力把她固定,雙唇一直在她的背上留下深深淺淺的咬痕。幾乎一樣的情節,在我腦海中重覆上演了三次。在現實中,卻只過了不到二十秒。我記得她筋疲力盡而滿足的側臉。

「那你信嗎?」她用帶著顫抖的聲音問我。

從前我並不相信報應。直到被迫經歷以前曾造過的孽,我開始動搖,也有點怕。我終於聽到她們以前心房淌血,滴答滴答的聲音。那不是回音。

原來心在痛的話,就完全沒辦法指揮自己的身體。我僵直了身體好一會,然後站起來想要離開,順著腳步信手把左邊牆上一幅風景畫布拿下來,用小軍刀把它割成剛好兩半。快而準。我一直小心計算著何謂剛好一半。

「不。我不信。」

因為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報應,你將會經歷跟我現在一樣痛苦的地獄。我卻希望你永遠都過得像現在一樣好。

還好我已經不愛你。就像遇見你的前一天般 —— 我並不愛你。

<完>

B@612.com'

B612

「倘若有一個人對一朵花情有獨鍾,而那朵花在浩瀚的星河中,僅此一朵。那麼,他只要仰望繁星點點,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他喃喃自語:『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個角落』可是,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瞬間,所有星星也將隨之黯淡無光。那你也認為這不重要嗎?」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