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傻好天真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freestocks.org

數不清第幾次,Mel又找我食tea,似乎要跟我說某君:這次說的是一個男生AT。他是Mel上年暑假交的男朋友,但戀情在她聖誕時去完柬埔寨做義工後就無疾而終了。今年情人節剛過,她就說已經完全放下了AT。可是上個月AT在instagram公佈新戀情時,她又哭哭啼啼地約我出來喝啤酒。Mel在instagram一直翻看,就是找不出那個女生是誰。那張照片只是背光的黑影,所以看不到是甚麼樣子的。

「仲記唔記得,我同你講過果個AT?」Mel拿出手機,給我看他的instagram,我馬上認出了他。

「嗯,記得,點會唔記得。我地果陣仲一齊stalk過佢instagram,幫你搵下你啲情敵同埋睇下佢係咪基。仲比一斤火柴寫左落佢篇廢文度添。上個月你先因為佢出pool喊完。」

「我,我知道佢女朋友係邊個喇,」Mel好像有點艱難地開口,垂頭低語。「果次Gladys咪話佢見到嘅?話果個女仔細細粒,短頭髮,斯斯文文?」

「係呀。你知佢係邊個呀?」我問。「點解會知嘅?」

「真係好似電視劇情節咁巧合……而我一啲都唔想知……」Mel竟然開始想哭,此時她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滾。「我咪讀Gender Studies嘅,近排為左一個course,我個team做緊一個研究,搵左啲普通異性friends同埋異性戀情侶做研究,想佢地拍低食飯過程,然後寄段片過黎比我地。」

「唔係掛?」我已隱約猜到情節的發展。

「你都知,寄段片就有錢收,大把人肯做。然後就收到左AT同佢女朋友嘅片,」Mel說到此處,停了停,嘆了口氣才有勇氣繼續。「果日leader隨手click左段出黎比我地睇。點知,就係佢地。我嚇到個心都離一離,但我覺得我都收埋得好好嘅,我話我趕時間走左……」

「唉,咁之後你要返去分析段片?」我問。如果要看著他們在片段中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大概真的會很痛苦。特別是那是她曾經重視過的人。

「係呀……我要同teammate一齊睇架。唉,我好怕我會係佢地面前忍唔住喊。」

「咁但係你都未講,個女仔係邊個呀?」我忽然想起這一點。

說到此處,Mel抬頭盯住我:「頂,你知唔知道。食屎啦佢。垃圾!!!$%&%^*!人渣!」

「姐點?」印象中,她不多說粗口。

「果個女仔,原來我識佢架。」Mel好似憤怒得想反枱。「但係又唔可以話識……唉,果陣我岩岩識AT,follow佢instagram,咪成日係佢IG留言呀like呢樣果樣。好快,就有一個我唔識嘅女仔follow左我,唔單止係instagram,連facebook都add埋。我果陣已經好好奇架喇,點解得一個共同朋友,佢都要add我呢?!唔通佢鐘意我!?」

「係囉,實係鐘意你啦,」我反反白眼。

「無啦。就係咁。佢就係AT嘅女朋友。頂,食屎啦,你話佢係咪刺探軍情?!明明就係stalk我!好狗呀!」Mel說。

「咁又的確好可疑喎。現實上唔識你,但係add你做friend。不過,唔通你真係以為佢想同你做friend子咩?!定係以為人地賞識你呀?!」

「頂!我就係以為佢想同我做friend子呀!佢果陣profile icon係同佢前男朋友嘅閃照黎架!我仲走去like佢啲自拍照呀頂佢XX!果陣覺得佢幾cute,跳舞幾好睇,寫文又有紋有路……」Mel對著眼前的咖啡,兩手撐著臉,很悔疚。

「算啦,知道左,又有咩用?」我覺得現在談這些其實都沒有意思了。

Mel喝了口她的咖啡。「我有啲傷心同埋好嬲。我係嬲我自己,點解咁天真咁蠢,以為會有個女仔突然同我做friend。我諗,我比較介意係,好似被利用、被騙、被欺瞞咁。原來我accept左呢個friend 之後,佢所做嘅野就係起我底。點解咁樣咁出面都做得出?經過呢件事,我決定以後都唔會add 唔熟嘅friend。」

我看著Mel,想了想,說:「啊,其實如果AT係鐘意你嘅話,邊個都搶唔走。」到最後,不都是看那個人本身嗎?Mel看著我,無言,只是攪動著眼前的咖啡。

「係咩?係掛,」她點點頭。「但今次我唔係get over唔到AT,我係get over 唔到個女仔,欺騙左我啲likes同埋內心由衷嘅讚美同埋我嘅真誠果個女仔。」

做人咁易信人又太真,而且連咁少野都當真,好蝕底。

Mel看著我,說:「我以後都唔會再犯呢個錯。」

對呀,我們都是時候要收起對旁人的真心實意了。因為太真誠,才容易傷心的。話是這樣說,但人的本性很難改。如果改到的話,Mel早就在很久以前改了。因為改不了,人才會一直犯一樣的錯。因此,像Mel這麼認真的人,大概會一直這樣受傷下去吧。

「如果我而家block左個女仔,我咁做會唔會好衰呀?」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