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台這個鬼地方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Michael Wong

香港是否一個適宜人住的地方,單看地鐵月台便已知一二。

在香港坐地鐵必然不會是一個令人舒服的體驗。由入閘等前面師奶把手袋放在八達通感應器上死磨爛磨磨到卡也失效,到在困逼的月台等車時,耳邊不絕聽到吵鬧不休的噪音──請依照地下指示排隊、呢班車已經十分擠迫喇,請等候下一班列車、請到車尾位置排隊等候上車……好像所有人都是首次乘車──或者首次踏足社會,完全不解一套乘車必須排隊的規距、定必選看起較少人在等候的車卡的基本邏輯。

然而,這裏的確有人視規距如浮雲(港共政府屢次向我們展示這種威能),「上車」買樓或者要等,甚至都很清楚買樓絕對無望,那麼在月台爭到一個上車的資格也是好的。衝入車廂後的笑容是那麼的發自內心,油然而生,我將這種精神勝利法視為報復社會的勇武抗爭。故此我在此懺悔,修正己見,不那麼覺得那是噪音。那是一種善意的提醒,是一種苦口婆心式的公民教育,是向外國遊客昭示香港與中國截然不同的手段──Hey, James, you see! This is Hong Kong! Hong Kong is not China!然而人能自律,規則便只是輔助,但在香港或中國講規則,似乎是多餘的, Hong Kong is China!當你發現車廂內許多人與你格格不入,有一種身處異邦的感覺時,你不期然就會這樣想。

終於能上車了,在一堆肉和臭之中站着擠了十幾分鐘,旁人的八卦、誰人的地下戀情、身旁阿叔在candy crush第358關卡死了,後面阿嬸捉不到急凍鳥,你也一清二楚。最後你用逃也似的難民身手闖下車,舒了一口氣,像劫後餘生一般。但大難不死,沒有後福,今晚、明晚、後晚、以後的每一晚,戰況尚仍激烈,車廂裏的立錐之地還是會爭得頭崩額裂。沒有疑問,身在這裏的人大多數都不會幸福。

早前有調查所指,香港人在全球之中是最長壽的。長壽有什麼好呢?在這樣的一個鬼地方?生命本是一種虛耗,但虛耗也要講耗在什麼地方算得上性價比高。把時間、精神耗在月台這處等待流刑之地,人的面口必然蒙上一層黑氣,人人都會印堂發黑,木口木面。所以車廂裏的人像是深知無法逃遁這種必然的規律,看上去都沒有一絲生之氣息。大家面面相覷,抿緊了嘴,像冷凍庫裏一隻隻雪得僵硬的雞。

車廂外則有一班右手持着警告牌,左手按着掛在耳上的咪,戒慎戒懼的檢察官。他們一邊巡行,一邊尖聲、有禮而刻薄、重覆地呼籲,一邊一眼關七看誰的鞋邊或鞋跟逾線。等候的人,尤其是那一班拖着大喼,滿嘴鄉下話的莽漢和大嬸,很是躁動,似乎在這個自由之路並不通行的香港裏,大家竟然都有非去不可的目的地。

人間即地獄,地下鐵的入口便是地獄的大門。你深入其中,見識到許多井然有序的系統如何僵冷並一意孤行地運作,人又是那麼臣服於此。人山人海,想必是對地鐵月台最恰切的形容,但你看真一些,那裏時刻緊張,戰雲密佈,有一股即將爆發的癲狂力量在持續蘊釀。人來人往只是一幅虛景,車門內外,那裏早成一片屍山血海。

struggle4lit@gmail.com'

崇文館

清狂減盡只傷神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