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個女仔,我放棄咗人人都夢寐以求既港大學位去倫敦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barnyz

放榜對很多人而言都是人生的轉捩點,成績好的升上心儀大學;成績差的想方設法找出路。但對我來說,放榜是一個感情問題。

所以以下我要說的,是一個愛情故事。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中文口試那天,我們剛巧分到同一組。我馬上注意到她,因為全組就只有她一個人穿著校服。考公開試時還會穿著校服的,也只有名校生。而穿著校服旗袍的她就坐在我旁邊,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氣,和香水主動的氣味不同,該是某種洗髮露的淡香,一頭烏黑的長髮自然落在淺藍色的旗袍上。身形雖然不算突出,不過沒有多餘的贅肉,恰好的身形襯托出旗袍的美,身上的校服旗袍仿佛就是為她而設計。她看上去十分冷漠,臉上全是名校生的自信,和我這種穿著T-shirt,在平民學校出身的完全不同。

她的確有能力自信,說實話她的表現著實不俗,可惜遇上了我。看著當天她驚訝的模樣很可愛,沒想到結束後她主動找我。

她聲線冷冷卻意外悅耳:「你是那間學校的?」

我指指身上的T-shirt說:「沒牌子的。」

她氣得咬牙切齒,我卻樂呵呵地走了。

有人說,三次偶遇就是上天給你的愛情暗示。沒想到之後也在不同試場撞過她兩次,明顯她也認出我了。考試完結之後,她竟然在門口等我。

我嚇了一跳,笑道:「怎樣?你不是想尋仇吧?小姐。」

「我聽說口試每一組只能有一個五星星……」哦?原來還有這樣的規矩?

看她緊張兮兮的樣子,我突然覺得這女生十分有趣,遂道:「你覺得你輸定了?」

「才不是!可是……」如果考公開試是一款手機遊戲,那她就是每天努力練等的玩家,而我卻是個貨金帳號。她必須花幾倍的努力才能和懶惰的我比肩。偏偏公開試就是一個如此不公平的修羅場。她也知道,如果只有一個人能取得五星星的話,那絕對是我,那天她被我打得可慘了。

「要不我和小姐打個賭?我們交換電話,到時看看是誰贏?輸家請食飯。」我下了個必勝的賭局,贏了美女請食飯,輸了請美女食飯。

「誰怕誰?還有我叫程怡,別再叫我小姐。」

「好的,程怡……小姐。」

她氣呼呼,我樂呵呵。

結果出人意料,放榜當日,我們兩人都拿到五星星。據說我們也是唯一一組出現兩名五星星的。那晚我們相約食飯慶祝,見面時她高興得忘形地抱著我。大概一直擔心口試拿不到五星星會拉低她的總成績,現在總算鬆口氣吧?我就這樣任由她抱著,直至她意識到自己在大街上抱著我好像不太對,這才立即鬆開手,原本白哲的臉也因尷尬嗖地變得紅彤彤,很是好看。那晚臨走時我提出送她回家,她同意了,最後還牽了手。

世上最白痴的愛情,大概就是在你明知雙方的人生都將要面對重大轉變時發生。

我很快就知道一個壞消息。我原以為以她的實力也會進港大。那我們就可以在港大正式開始。可是第二天晚上,她告訴我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收了她。家人已經決定一個月後移民到英國,也不知道以後回不回來。就算回來,四年後一切還是一樣嗎?

今日放榜之後,明日感情何去何從?

放榜前我可沒想過到外國升學,一來懶,二來一心認為港大已經係最高榮譽,已經比身邊同學優異,因此自己可是從沒了解過外國升學的要求。反正能進港大就好了,大家都只會覺得你好棒棒,其他的誰也不會在意。稍一翻查,11年倫大亞非學院的人類學排名全英國第3,僅次牛津劍橋。果然天外有天,早知道就多留意外國的升學資訊。

「明天我要離開香港了。倫敦大學是家人的夢想,也是我的夢想。」她無奈地說。她家裡十分有錢,而且父母都是倫敦大學的舊生,因此一直希望女兒有天也可以到倫敦大學就讀。所以這事早在她中三那年已經開始準備。

我安慰說:「倫敦大學是知名學府啊!你應該覺得開心!我為你感到驕傲!」

她說:「你知道嗎?香港和倫敦距離九千六百……」

我接著道:「二十五點七公里,我知道。」我們都算過無數次,距離卻沒有因為反覆計算而減少。

她說:「其他人或者不清楚你,但是我清楚。你比我聰明,只要你肯努力,你根本不需要局限於香港。」

「如果我早點認識你,早點知道你要去倫敦……」

「世事難料,很多事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無論感情,還是時間,我們都無法控制。相愛不似預期,但要走,總要飛。只希望時間能夠變慢一點點,讓我們有多點時間相處。

「無論如何,我愛你。」我說。

雖然如此,但是我其實心裡另有計劃。回家後我把港大給我的offer letter撕掉,丟進垃圾桶。不理會家人的反對,我不要去港大!我想清楚了,的確港大對於很多香港學生都是一個夢,但我的夢不在港大。程怡在那裡,我的夢就在那裡。別人都只會對你的人生指指點點,他走不了的路,卻興致勃勃地跑來告訴你該怎麼走。今年說什麼狀元讀醫科思想狹窄,上年又說什麼讀商科向錢看,揸巴士又說浪費機會。去你的意見!我才不管別人想我怎樣,我的路由我決定。我不是出身名校,不是好學生,沒有什麼夢想,但正因為如此,我沒有程怡的包袱。我可以做我真正想做的事,和我愛的人一起渡過大學生活。用力走自己的路所得到的快樂,比起那些用力去嘲笑你的人得到的快樂,是不同次元的。我現在需要一個可以讓我直接考進倫敦大學的方法,於是我無意中找到一個最方便快捷的方法!我發現原來倫敦大學委任ARCH Education在香港舉辦IFP面授課程,仍在招收DSE考獲1科LV4,2科LV3的學生!成績對我而言當然不是問題,更重要的是它只需要讀一年,出席率符合要求並完成課程,即保證100%學生能升讀當地學士課程一年級,否則將退還全額學費。

既然這是我唯一的機會,我當然不會錯過。人生第一次真正努力,不是為了學位,而是為了一個女仔。什麼十優巴士司機、什麼狀元考醫科都弱爆了!沒有比現在放棄手上的港大入學offer,重新去考另一個試更瘋狂的事。由於ARCH Education的課程在香港舉辦,所以我還可以節省掉機票及住宿等費用,同時趁這一年努力賺錢。我一直瞞著她進行這件事,如果被她知道我為了她放棄港大學位,她決不會同意。只有留待我考上倫敦大學之後,才可以把這驚喜告訴她。

一年後,我偷偷飛到倫敦。

開學的第一天,我在校門等到她出現,悄悄走到她身後,輕拍她的肩膀問:

「師姊,你是那間學校的?」

她一轉身,看見我亮了亮學生證站在她面前,她氣呼呼,我樂呵呵。

lau@sun.com'

柳臣

喜歡,所以寫作。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