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大麻、鬼佬炒飯

我相信有史以來人們最喜愛的五位藝術家,必然是畢卡索 (Pablo Picasso)、莫奈 (Claude Monet)、梵高 (Vincent van Gogh),剩下的兩個位置應該是李安納度. 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達利 (Salvador Dalí) 和安迪華荷 (Andy Warhol) 之爭。假若說莫奈和畢卡索是近代西方藝術發展兩個重要流派的靈魂人物,那活在後印象派 (Post-Impressionism) 時期的梵高就肯定是兩者間的轉接橋樑。

阿姆斯特丹 (AMS) 的梵高博物館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梵高館藏。歐洲的藝術館一向給人破舊的感覺,梵高博物館是我到過其中一家最整齊潔淨的畫館。早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北方畫派作品就給予人色彩鮮豔多變、線條深刻的印象,從凡艾克 (Jan van Eyck) 和波殊 (Hieronymus Bosch),到後來巴洛克時期的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和凡第克 (Anthony van Dyck),法蘭德斯地區一直是西方藝術國度的中流砥柱。印象派打破了不少原有的西方藝術框框,梵高的作品從中吸收了許多新穎技法,但又保留着當年北方那些大師們的傳統風格。

我認為梵高堪當選「世上最悲慘藝術家」,從來,甚至後來也沒有一位藝術家可以像他生前那樣潦倒,那樣被別人唾棄自己的作品,而諷刺地在死後又獲得這樣空前的成就。我在法國曾經向一個當地導遊陳述這個論點,她也深表同意。

梵高從來不是我最喜歡的藝術家,但梵高博物館還是 AMS 其中一個最值得參觀的景點。我在阿姆斯特丹市最喜愛的畫作其實是隔鄰國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林布蘭 (Rembrandt van Rijn) 的《夜巡》(The Night Watch)。

對於 AMS 的大麻 coffee shop 我有一點兒記憶。其中一家你要從附近便利店先買一包香煙,然後在館子入口櫃位處購買大麻草。㨂好了座位,就開始把一根根香煙拆開,拿掉原有的煙草,把大麻草替換進去,捲上煙,就可以吸了。你還可以叫上可樂或果汁,聽說會令人減低「吸煙」時的不暢感覺。我們坐在二樓的陽台,看着街上的路人。

在 AMS 室內吸大麻是合法的,在特定的 coffee shop 和煙館都可以買到相關的大麻產品。當然,要吸大麻首先你要先學會吸煙。對於一個平常沒有吸煙習慣的人來說,當時是花了點氣力學習。在 shop 裡待了個多小時,用盡氣力吸也沒甚麼反應,我們就轉到街角的一家煙館。

煙館的煙都替你捲好了,像雪茄一樣,盛惠 10 歐元一枝 (當年價位)。這枝大傢伙可比先前的小東西厲害一點,輪流吸着煙,有少許醉醺醺的感覺。這兒還有大麻朱古力蛋糕提供,吃過後沒有什麼反應,我認為是騙遊客的玩意,但蛋糕倒是做得不錯,就當下午茶甜點好了。

為何突然漫天煙火聲,不要再問也不想再聽。安妮法蘭克的書擱在架上封塵,她在市內的故居我也無緣拜訪。煙館內火倒是沒有,但漫天就像歌曲中裡描述般煙霧連綿,有人吞雲沉醉不知凡間何世,也有人骨格精奇,大力大力吸也沒甚麼反應,我就是後者。我覺得有點兒暈眩,但那大概是密閉環境缺少氧氣的緣故。

這就是我對大麻的記憶,AMS 還有魔幻磨菇店,但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在此不厭其煩提醒各位讀者,在香港藏有大麻已屬犯法,不要以身試法。

阿姆斯特丹我認為是一個劣食之都,庇鄰的比利時和法國食物都很不錯,實在難以理解為什麼荷蘭的食物可以這樣難吃。這裡比較有特色的食物有幾款:Broodje Haring,一款夾着醃黃瓜、洋蔥和鯡魚的熱狗。Haring 也就是香港人說的希靈魚;炸物,AMS 市內有不少自助炸物店,投進硬幣就可以從像格仔舖般的玻璃食物櫃拿到像炸芝士、炸肉餅、炸油角等等炸物;還有的就是鬼佬炒飯。

在阿姆斯特丹開着叫 Wok to Walk 的連鎖外賣食店,專營各類亞洲小炒,最有趣的是店子會聘請當地外藉人士作炒飯伙頭,鬼佬炒飯蔚為奇觀。它們食物價格不算便宜,但味道比起許多當地餐廳要好多了。這家店的炒飯炒麵當年可照料了我們的肚子好幾個晚上。我在倫敦看見過它的分店,但原店來自哪兒我也沒有考究。

這就是阿姆斯特丹,一片與水相抗又共存,共冶藝術、激情和怪奇一爐的土地。放蕩不羈的靈魂往往是無限靈感的發電機,幾百年來為這個地區孕育無數閃爍的文藝瑰寶。經過這麼多年,從腦海中搜索對這個城市的記憶,花費了許多腦汁,留下的文字足可證明我對這個城市的喜愛。

當然,這些文字是絕不適合在《新假期》刊登的。

kenneth@ng.com'

Kenneth Ng

請讓我當一頭港豬吧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