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作反跑步禪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at Pilon

是夜天氣酷熱但沒雨無雲,最宜冒險,我帶了一盞頭燈,裸身短Tight手錶跑鞋,就往山上走。

環城門水塘跑沒啥特別,我跑過冇二百都有百五次,是夜特別之處在於我刻意夜闖,入夜後的水塘區域,除卻小巴站到主壩一段尚有零星街燈之外,餘路都是無燈之地,做慣香港人的人都被政府太體貼的路政寵壞 —- 城市中那有一處無燈火?慣了依賴燈火和視覺作判斷的 人,難得走到無燈火之地就英雄無用武之地。

我僅靠額前燈開路,原本熟悉似家的山,彷彿陌路,老實說之前我已試過兩三次黃昏上山,跑到日落盡,天色已漸沈,落日如暮燈,當時森林山谷趨暗,但尚可靠微弱餘暉一瞥前路,是夜八時許登山入林卻是滴光不沾,身體本能教人每步皆動魄,每次見到黑暗中的一對對紅光都驚心 —- 那是野狗不友善的目光,在這個無燈無月照的原始森林中,弱肉強食,人類是羔羊,一眾野狗潑猴才是山大王。

如此萬籟俱寂之地,教人怎會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那份緊湊教睪胴素暴走,肅殺氣氛令我清晰聽到自己心跳聲,然而人生在世故意迎難而上,間唔中冒下險,挑戰自己,才有活着那陣除。

一即全,全即一,跑步就是一場禪,由匱乏的體能技巧意志磨練到滿足,然後把它們統統忘掉,最後剩下純粹的官能感覺,什麼人生目標偉大志向全部不留,跑者還在動,身體髮膚呼吸吐納心跳悸動仍在運作,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眼前事儘是慢動作直播,他已經忘了為何在此,他痛苦但滿足,這就是禪。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