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呃拐騙四部曲!一秒搞懂創作法則!(上)

Free photo from pixabay

有啲人寫文可以每日一篇,但有啲人靈感唔到就寫唔到文。
到底分別係邊度?創作係咪真係只有等運到?
總結呢幾年學創作既經驗,我發現學創作可以好簡單用四個字講曬,不外乎「偷呃拐騙」。
有人會好鄙視呢種創作手法,但係我所講既,只係「學創作」既方法,專治靈感乾涸之症。
而創作時要唔要咁做,係個人既選擇。

好多人入門創作既時候,成日都會遇上唔知點寫先有進步,又或者成日都唔知寫咩好。
咁係因為好多人都輕視咗「偷」呢個過程,太過執著要寫「自己野」,卻唔知道自己胸無半點墨水的話,又何來自己野呢?
靈感唔係自無到有,而係從其他地方轉化而黎。呢個世界上唔會有完完全全既「創新」,所以新野都必然係將一啲已經存在既概念想法加以改造,合併,轉化而成。
所以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偷。就係呢個偷字。
偷就係將人地既野變成你既野,你亦都可以叫參考,學習,模仿。
有人會覺得「唓!偷好簡單姐!有邊個唔識!」事實上偷都有大學問係入面。
偷必須要多方面,當偷係一個學習過程,就唔能夠懶。
如果你既目標係創作唐詩,自然要睇熟各種唐詩,好既睇,唔好既更加要睇。
但只係唐詩係唔夠,要做到靈感不絕,隨時都可以寫到自己想寫既野,就要將宋詩、清詩、詩經都偷到自己手中。
只有偷得夠多野,你先可以去分辨到唔同既詩有咩特點,優劣之處係邊。呢種文體既基本風格係點。偷得多,自然能夠漸漸掌握,咁到你要寫起自己野上黎,就會自然將偷黎既野運用番出黎,先會似一首詩。
偷到呢到,夠未?如果你只係想寫得唔錯,咁就足夠。但係如果你想成為寫詩既高手,而唔係一個平凡既詩人,就絕對唔夠。仲要繼續偷!
之後偷咩呢?想作詩,偷完詩之後,仲要偷歌詞、偷廣播劇、偷圖畫、偷影片、偷廣告語句!你想像到每一個承載內容既媒介,都係學創作必偷之路。
因為唔理你係咩渠道偷番黎既野,同一個概念,係唔同既媒介上都會有一定既分別。通過同你想創作既本體對照,能夠更加了解佢既本質係咩。

講完偷,就輪到呃。
呃比偷更複雜,偷你面對既只係一堆素材,而「呃」呢個過程最少涉及到兩個人:呃人個個,同俾人呃個個。
套用到創作之上,就係作者同讀者。好多學創作既人都會唔了解兩者既關係。好容易側重於其中一方,出現只注重作者想寫啲咩,或者只注重讀者想睇啲咩兩種極端。
寫野係將自己既野傳達俾讀者,所以必需要處理同讀者既關係。
呃就係學習呃讀者入黎,睇你想傳達俾佢地既訊息。

好多作者係一開始寫野既時候,都會面對一個難堪既狀態。
如果你寫「自己想寫既野」,讀者往往無興趣。
但如果你就曬讀者,只為引起讀者共鳴而寫,你又無存在既必要。
理由好簡單,你覺得有價值既「自己野」,多數唔係市場上既主流,否則如果成個市場都係寫緊你想寫既野,你都唔會想再寫多一篇差唔多既出黎。
而主流之所以叫主流,就係因為佢已經成功吸引到大部份人。

當然,如果你係天才,你能夠一寫野就改變到個主流,令所有人都鐘意睇你既人,咁你唔需要呃。
但柳臣相信大部份人都唔屬於呢一類天才。咁所以作為一個普普通通既作者,就要學習呃。
呃佢以為你寫既係主流,自然較輕易吸引大部份讀者入甕。然後係主流既外表之下,將你想要寫既野隱藏其中。
成為主流之中而又保有特色既存在。

你要記住!
「你寫既野就係讀者想睇既野,你係天才;
你寫讀者想睇既野,你係人才;
你寫既野連讀者都唔想睇,你係庸才。」

偷呃,係學創作既第一步。咁就講完一半,係咪好簡單呢?剩番「拐、騙」兩個技巧下次再講~

lau@sun.com'

柳臣

喜歡,所以寫作。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