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女友和前女友同時遇溺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an Brickley

2017年2月28日,Bianca問了個自討沒趣的問題。

「如果我和阿寶同時掉進水裡,你會先救誰?」這天我們在尖沙咀The One,去到逛無可逛的階段,大家又不餓,正思考要回馬鞍山或是看場電戲作為晚飯前的緩衝,她問了我這個問題。

「我不會游泳。」遇到這種問題,如果貼近現實的答案可以滿足各人需要,這多數會是我的回答。

「如果我和阿寶同時掉進水裡,你會先救誰?」但這滿足不了Bianca,她重覆問了一次,我又要想別的答案。

「……」我一下子沉默。

茫茫人生,你總要面對幾個至幾十個智障問題,它們主要分兩類。

第一類是:你沒有合理地拒絕問題的原因,而你的確不想回答,故此你需要找一個敷衍的方式,既把問題卸掉,亦不至於影響對話本身的氣氛。

例如,你是個女人,新相識的朋友問你幾歲,或舊同學忽然問你月薪多少,都屬於第一類找死的問題。

第二類是:問問題者對於答案有強烈的偏好,而你心裡知道,真正的答案和他的偏好相反。

例如,你是個女人,男朋友問你,他的雞雞有沒有比你前度更大更壯更威猛。

這個遇溺問題,集兩者之大成。事實上,在和Bianca復合之前,她很清楚知道我最愛的是阿寶,而我們復合一個月。所以,如果一個月前問我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阿寶。她也很清楚這件事,故此她希望短短一個月,就可以把我的答案改變過來。

我不想說謊,尤其是這種認真的話題。自從上次情人節後,Bianca一直很想把阿寶從我的記憶中刪除,畢竟她才是我的女朋友。但怎麼說呢?一輩子遇過這麼多人,總有一兩個人令你刻骨銘深,而因為你太想留住對方,反而是失去對方的主因,然後那個人就成為你一輩子不敢面對的感情傷疤,這很普遍,而且我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的,反正最愛的人和廝守一生的人不同,也是很正常的事。

你不是我的all time favourite,不代表我不喜歡你呀?這種強迫我說你是最好的問題很霸道,我當下很反感。

「要不要去星林居吃米線,那裡的蘿蔔好好吃。」但我不敢聲張,只想用食物去打發——打發我的女朋友,以及我一直累積的怨氣。小時候我有個怪癖,每到雲南米線或車仔麵店都會點蘿蔔、魚蛋和豬紅,然後學食神裡面的情節一樣一樣的嫌棄,經過這些年,我發覺要找一個又有魚味又有咖哩味的魚蛋太過困難,豬紅反而比較好找一些,一夾就散的不容易找,四方形啫喱膠般的反而不少。

於是我學著用蘿蔔來做評審標準,而星林居一直沒讓我失望。

閒話講完,Bianca對吃的興趣不大,反而問我:「這問題有很難回答嗎?」

我心想:其實也沒有很難回答,只是我怕你接受不了。

「這種答案簡單不過的問題,你也要問兩次?諾士佛台有一家賣雪糕的,雪糕有點貴,但老子有錢,我請你!」我做最後抵抗,以圖她被我誤導而罷休。至此我知道的精神弱點,遇到不想面對的事情,總會選擇顧左右而言他,而那個「他」多數是食物。

Bianca 本來一臉狐疑的神色,終於有些和緩,聽說在肚餓的時候,男人偏向攝取鹽份,女人偏向攝取糖份。Bianca與眾不同,餓不餓都要吃甜的。

「Gabriel 好像要和那個女的結婚。」 Gabriel是她的前夫。就算這一個月,我們復合了,Bianca還會不時的提及前夫,雖然沒以前的明目張膽,但他最新的近況她還是時常更新,然後強迫著我同時更新。聽說證明愛情的其中一個因素是妒忌,我理論上應該因為Bianca三不五時提及前夫而吃醋,甚至打翻醋酲痛罵她一頓,但我沒甚麼感覺。

就算Gabriel現在回來說要把老婆討回去,我的失落也只僅僅到沒了一個朝夕相對的玩伴左右的程度。如果我愛不愛她,只是個是非題的話,我的答案是否,而我覺得這沒大不了。我也不需要朝思暮想另一個人。投放太多感情的結果往往是災難性的,我會想管束對方,想知道她的行蹤,相處時,她不講話我難過,她講錯話我更難過。

這樣好累。

「再講我要吃醋了。」我恰如其份的陪笑,雪糕終於到手,我拿湯匙餵了她一口,她投以難以置信的目光,不相信她的現任男朋友有這種情趣。是,我覺得餵食與被餵食這種事好無謂,總有一方看起來會像猴子,但你喜歡,故此我願意做。

我吃相很難看,她趕緊從包包拿出紙巾,幫忙擦我的嘴角。買雪糕的女生很多,有幾個煞有介事的往我們看,不知道是想拍拖,還是覺得這男的長那麼高,吃東西都吃不好,難道是智障?

相處有時候就是一場戲,互相融合對方的生活,需要某程度上的扭曲自己。和Bianca的相處其實很安穩,她每樣都好,對男朋友尤佳,你可以說我對她沒有愛情感覺,但我審視自身,其實我不需要。不過,不要迫我面對喜歡誰的問題,你不喜歡聽,我可以不提,但千萬不要主動問。

推己及人,在女朋友面前,我一直都避免問自己的子孫根和她前度的誰比較大,我對親弟有信心,可是我怕別人的親弟搞不好是基因變異大笨象,或祖先是恰巧是剛果混奈及利亞的黑人,那就是非戰之罪了。

好不容易撐了一天,送她回家時,她又重提這個問題:「如果我和阿寶同時掉進水裡,你會先救誰?」我有點不耐煩,賭氣回說:「如果一個問題,你預設了一個答案的話,不如你不要問,直接當我選了那個答案,好嗎?」

「我沒有預設答案呀!有的話就不算問題啦吧?你可以說你想說的,說呀。」她直直盯著我,目光開始兇狠,她怪我不識相,但我真的不想回答。支支吾吾的應付過去,弄了半個小時,武則天終於准奴才退下,不用跪安。

馬鞍山回青衣真的很遠,人大了有工作,就會懶得搭巴士在城隧口轉乘,每次都直接搭的士了事,但結果還是又貴又遠。剛出城隧口,收到Bianca訊息。
「我還是要你親口說一次。」

我沉默了三秒,然後我再也忍不住了。

「如果我和阿寶掉進水裡,我救不了她,我依然會選擇救她。」

傳出去,確定訊息變成兩個藍剔,我繼續打。

「清楚?」

又變了藍剔,她沒有回。

我就這樣盯著訊息看,直到我回到青衣,她都沒有回。

whateverfa@gmail.com'

求其花

求其寫,求其賣,求其志不求奢華 求其真,求其愛,求其花不求其果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