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事遊記:要加粗口尊號的美帝航空公司

近日多個場合都講起航空公司,突然發覺對美帝航空公司的初體現實在太 Epic/史詩式身心震,所以,應該好好紀錄一下。

前傳:美帝航空無飛機餐嘎
話說呢個可能好多人會覺得 imom,不過雨總第一次去美帝,7年前,真係唔識得世界,真係唔知。

行程大概要從三藩市飛往阿根廷首都好氣城,首先要飛程內陸機去華府,跟著第一個驚嚇出現了:無飛機餐。

無飛機餐都唔緊要,但飛機時間橫跨3點到9點,足足五個鐘,點都要填肚子,而機上唯一可以買既係,係一個要45美金買個叫「Classical Lunch Box」既野,真係火都來,全部最垃圾的零食乾糧,真係見住d「空姐(請發陰平聲)」,真係想問候你乾娘。

但這只是前奏。

說好的機師呢?(只有西班牙文告示)

原來我自己老早有港女習慣,真係唔鬧得人

落到華府先導知道和味。本來打算正常上機,落地就可以品嚐著名的阿根廷牛肉,真係幾滿心歡喜。

坐定之後,但突然機上廣播,然後是完全不懂的西班牙文,跟住本機人笑鳥?心林JM9。

幸好隔黎有個阿根廷本地人,於是問佢,佢話「你真係唔明啊?Missing pilot啊(機師失蹤鳥。)」

哇,雖然都試過搭華航,或者delay,但咁神奇既野,含慣因航既都會意想不到。(拿,當時我無搭幾多航空公司,所以都無mud經驗。)

過左好一陣,終於有英文廣播,話全部人都要落機,呢架機有問題。於是大家要落機了。

跑道唔夠長?要滯留機場一晚?

落機之後,然後係機場又滯留一輪,但已經夜深了,甚麼都沒有,就只有奧巴巴歡迎你,所有食得既野都關門了。(開始興幸自己聰明買左同食左個 Junkbox)。

現在已經夜深了,mud都無

然後一個鐘後,換個gate,可以上機,大概已經到11點幾。然後Taxi出去跑到,跟著Epic的機艙廣播又來了,表示現在真的夜深了,夠長的跑道已經在維修,所以很可能起唔到機,大家要做 Tom Hanks 一晚。

於是飛機又返返Gate。跟住 Epic的機艙廣播又再出現,表示可以dum d Cargo 同燃料,嘗試係短跑道起飛。最後搞到2點鐘先起飛到。最後成功果下全機都要拍手掌。

所以自此之後,要講呢間航空公司,都要叫「福景魚拉突」,之後去美國? ANA,codeshare 「福景魚拉突」都要趕走。

PS:當晚其實唔太好訓,半夜起身睇大電視flight path,竟然係直線穿過關塔那摩灣基地上空,你知道有幾GG,就應該係有睇開膠事錄嘎啦。

寰雨膠事錄及週日環乳膠事錄

寰雨膠事錄及週日環乳膠事錄 (拉丁文:Vniversaliae Plasticiae Chronicon et Dominicae Vniversaliae Mammae Galeria),是一個備受部分網民好評,由專業的新聞編採人員主理,融入適量中間偏右的基督教民主主義和戴高樂主義的概念,旨在拓寬正體中文使用者,特別是盎格魯-廣東人的世界公民視野、文化多元和幽默意識、破除生活禁忌及文化禁區,增添讀者生活社交談吐元素和題材,豐富、優質、益智的趣味國際新聞網誌。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