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陽別你漸離去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Sonny Abesamis

你坐在對面跟她們嬉笑,是笑我的唱腔嗎?你拿起了杯凍檸樂,喝了一口,眼角泛起一條條皺紋。你幾多歲了,旁敲側擊過許多次,卻從不透露過丁點痕跡。

/是你嗎 能否輕輕轉身嗎
盼你會來靜聽 我的心裡面說話/

我用眼角偷偷瞧你一眼,這時候剛好你也看了過來。我連忙將眼睛移到螢幕上的歌詞,心裡卻渴望能跟你對望一眼。

那天在飯堂,我們一起吃晚飯的時候,我有意無意說起想辭職到美國發展。

「芝加哥那邊有公司聘請了我,還會提供住宿津貼,如果接受的話,打算五月中就飛過去了。」

你靜默了片刻,默默扒着前面的栗米肉粒飯。
「真的嗎? 這⋯⋯這很好呀。」

我喝了一口羅宋湯。
「走了後,不要太掛念我說的笑話。」我用手肘輕輕碰了她的手臂一下。

她不禁莞爾一笑,很大力地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這裡沒有人會掛住你。」

想到這一幕,我又不禁將目光轉到你的身上。這段日子,我總要工作到三更半夜,有時要看上司的臉色,有時只可以在沉重的工作之間偷出十五分鐘來將晚飯吞下。晚上呆在電腦前跟你們一起打稿感覺很慢長,彷彿下班的時間永遠延後。可這一切,在今晚回頭一看,卻是如此的短暫。凌晨時份,我們一起下班,一起追巴士,如果明天不用上班,就拐幾個彎到街角的小店叫幾碟串燒。老闆,要四串芝士腸,四串荔枝煙肉和燒茄子。

「我們不可以做一輩子的同事。」

那我們之間的感情呢。我深裡很渴望保護這段感情,是我過於天真嗎?世界上沒有什麼是永恆的吧。

「不,我有信心可以保存下去。以後還有機會再見的。」

平時不太在意的東西,卻在要別離的時候,顯得莫名珍貴。雖然彼此之間間隔着距離,結果我們原來用了某種力量馴服了對方。珍貴的或許不是一輩子的東西,而是我們在這一𣊬之間的相遇。

我曾想過她會否也像我一樣傷感,從她冷冰冰的臉上我看不出個所以然。或許她一早明白這一切。畢竟她是大師姐,過兩個月就結婚了。

/這首歌在夢裡面 完全為了你而唱
讓我的聲音陪著你吧/

canny@road.com'

康妮道6號

風格練習,不斷嘗試,寫出最好看的故事。以下係我的專頁,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讚好這專頁。你的支持令我更有動力去創作,寫出更有創意更好看的東西。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