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了,而你最後才知道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ennis Jarvis

Y君今晚打開了日常不怎樣使用的IG,碰巧看到了一個朋友更新的近況--雖然說是朋友,但已經好幾年沒見,而且日後會再見面的機會不大。畢竟她是Y君與前度的共同朋友群其中一個,分開以後Y君也再沒跟這個群的人有交流,連生日快樂都不會在FB上留下一句。

抱著對她近況的好奇,Y君點進了她的名字。日常照、旅遊照、玩樂照,看來她依舊快活。突然之間,Y君的視線停留在一張上年的照片上:一張生日派對的留影。前度的樣子跟分開那時一樣,沒有改變多少,這也是Y君這兩年來第一之再看見前度的身影。曾經Y君強迫自己砍斷所有能得知她消息的方法,然後靜待時間為自己沖淡一切,希望過回自己的生活。只是天意就是如此,踏破鐵鞋無覓處,前度的消息卻得來全不廢功夫。

「一路好走」,Y君看著這四個字還有往後的內容,才知道這個曾經讓自己最刻骨銘心的前度已經遠走他方。她是出國旅遊?留學?移民?甚至是異地戀修成正果?Y君一無所知,只是心裡仍有不捨的感覺:沒有分手時的強烈,就像平靜的水面落下一滴雨水般有著陣陣漣漪。看著照片,如此一個熟悉的地方,友人,還有她,Y君慨嘆一個曾經最親密的人如今走了都不個幾個月了,自己才在一張照片中得知她離開的消息,成了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Y君當然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自然不能多說甚麼。兩年過去,對方也許連自己的電話,甚至生日都忘得一乾二淨,更別說特意來告訴你自己馬上就要離開香港。長情不是一件好事,每經歷多一段感情,Y君就多背負一段遺憾的回憶,然後等著讓回憶壓垮自己的一天到來。兩年前的感情,到了今時今日仍在影響著Y君的一切。

望了良久,Y君總算能把眼睛從相片移開。他取消了對這位朋友的追蹤,關掉電話,走到雪櫃裡拿出最後一支啤酒。他與她的認識,就是在酒精裡發生的。「沒能改變自己性格,起碼也能決定追蹤的人」,這是Y君的自我安慰。

也許這是逃避,但對不能放下感情的Y君而言,這是唯一的辦法。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Fanpiece: 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