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式遷居فروشندهThe-Salesman

電影節期間懶足三個星期,回歸第一篇卻未走得出其魔掌,是今屆選映過的戲;此導演前作都有片商入貨,加上本片又拿了奧斯卡,很明顯會公映,所以電影節期間無看,也都是本週才看的。

如此作品,當然早已一街都有影評,又手痕搵過唻睇,竟發現大部份都有提到「男/父權」、「大男人」等詞,一致程度令人訝異。究竟是寫影評的人都受同一套思想框住,還是純粹懶呢?世上所有問題都只源於父權壓迫,如此單調的論述可以寫過世,真慳水慳力。

試試改變戲中人境況的設定,將「男/女」、「性」抽走,或許有助思考。

若果將男/女倒轉過來?又或者是男男或女女伴侶關係?甚至再擴展開去,不是伴侶關係,而是親密的家人(父母、兄弟姊妹)、室友?又若果,侵犯並無性元素,只是單純的暴力?甚或「只是」魯莽的意外?令親近的受害人承受持久影響,其生活受影響,主角二人的相處亦受影響。想像多幾種狀況,然後再來想像:若果非受害的一方感到憤怒,對施襲者懷有恨意,執意想要報復。是否成立?觀眾會否覺得合理?

撇除男女主角的關係、侵犯的性質,剝去這一層外衣,核心其實是講仇恨、復仇,及當事人如何受其影響。如此大的題目,似更見其深刻和出色。講夫妻不講室友,當然是有創作意圖的選擇,是可供解讀的一個面向,但一味追趕枝節,無視最有力的骨幹,也是一種扭曲。

與早幾年韓片常見的血腥仇恨相比,本片兇狠程度當然差得遠,肢體暴力和血都不多見,是走截然不同的含蓄沉鬱路線,但如此有日常質感的戲,其實更令人投入,比血腥畫面更深刻震撼。男主角由發現線索,執迷,失眠,對周遭的人態度改變… 慢慢一步一步被仇恨吞噬改變,夫妻的關係亦被侵蝕,以壓抑曖昧的氣氛收尾,餘味悠長。

(雖然入場是想看Taraneh Alidoosti,但Shahab Hosseini實在由頭帶到尾。)

==

簡單評分:

A-(☆☆☆☆★)

==

多口講兩句會劇透的說話。

仇恨當然不容易解消,但戲中初段其實有一個分岔口:報不報警。卒之女主角選擇逃避、忘記(但當然又忘記不了),所以兩人決定不報警。放棄以公權宣洩仇恨和怒氣,無「外判」的事,最後還是要自己動手。男的被仇恨遮蓋雙眼,忽視了女的;但女的又何曾理解過男的,以致封閉其仇恨的出口?雙方都是惡行的受害人,但二人之間的隔閡,卻又是共業。

(作者網誌:https://imanape.org/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