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城盡戴TSA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Scott Brown

什麼TSA, BCA, 都是大眾在教育上議論紛紛的話題。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一個評核的受惠者是何人。現屆政府鋪天蓋地,在欠缺咨詢公眾的情況下,種下這個TSA評核。評核原意相信是希望學生有心理準備,應付日後更多的考試,而且可以保持温習進度和信心。毫無疑問,我們都希望得益的是學生。

從外界種種跡象顯示,包括家長和學生的反應,或一些模擬試題,都看不到對學生有正面影響。第一,有試題的類型並不是考核學生的知識,讓學生無所適從;第二,加重家長和學生在考試的壓力,深化香港教育只着重課本知識,紙上談兵的問題;第三,外界已經有不少反對聲音,但教育局局長依然試照推,花照賞,令大家看不到政府推行TSA是為學生着想,強推考核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學生日常的功課已經多不勝數。在校要面對同輩的壓力,在家又可能要面對父母的壓逼,親友的揶揄。我們應試從小朋友的角度出發,畢竟大家都曾經是一位小朋友。就算是成人,例如政府施政,上班族加班,都渴望有一個良好的應對方法舒緩壓力,甚至令自己的工作更暢順。小朋友所承受的不會比我們少,增設多一項的考試只會令他們對學習卻步。我們有不少的方法去勉勵和強化小朋友的能力,但變成一部操練機器絕對不是一個良好的訓練方法。

曾經聽到有人語出驚人,說什麼好好配合並運用政府的教育公帑。究竟TSA的目的是為了學生的學習提昇,還是想彰顯政府在教育上的所謂「豐功偉績」? 小學生已學會感受壓力,但同時又不敢反抗父母和老師的說話。有時候,我們要用心感受他們的說話,而不是盲目以為他們很喜歡考試,很享受學習。這不表示可以放縱他們去沉迷玩樂,而是要找出適合的方法去引導出他們的學習動機。

我們都害怕孩子輸在起跑線,但親手令他們輸的便是我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大人。

guardian@god.com'

守護神

本人正職為一名審計師,在繁重的工作的以外,我是一位喜歡寫作的人,特別是關於愛情的文章。我們的工作都十分忙碌,為著家人,為著糊口而努力打拼,大家往往都會忽略了愛。我最喜歡殘酷的真實故事,因為愛是需要誠實;也偶爾喜歡天馬行空的美好故事,因為我也需要快樂來平衡自己矛盾的心情。我希望用文章讓大家知道應該如何為自己的感情事作抉擇,而且要勇於面對自己的內心。貴社是一個讓人有更大自由度去暢所欲言的平台,希望我的文章能得到貴社的青睞,大眾的共鳴。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