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之魂

附圖這雙跑鞋是我首對全馬拉松拍檔,經過一些秋與冬,它陪着我走已經八年。

Asics Tartherzeal 的確是一對好鞋子,粗略估計他應該跑過不少於一千公里的路,這距離大概是廿五次香港島環島,或者台灣環島一圈,老實說這個距離的長跑練習其實唔難,對認真跑步的人來說,半年練習量通常都達此數,以一雙專業級跑鞋來說,他已經超額完成,在我的跑步足跡上,他在2012京都馬拉松後已經退役了。

雖然他已經無法為我雙足提供長跑的足夠保護,但用他來走路卻是綽綽有餘,他陪我步過香港各地,他代步之遙遠得無法計算,誰想踏穿一雙日本人設計的跑鞋真是困難,怪不得我家人屢次罵我不斷買鞋卻不丟舊鞋 —- 跑壞一對跑鞋不難,但在他未殘舊到無法修補之前,我都不捨得放棄任何一對鞋,以有鞋隨無涯,當然也算是土地問題。

然而再堅固嘅鞋都有穿窿嘅一日,他終於走到生命的盡頭,丟掉一雙真·陪着我走六年的鞋,堪媲親手葬送一位老朋友,以跑鞋來說他絕對是笑喪,然而笑着喪始終也是喪,對重情的人來說終究是悲哀。

人走了,一把火燒光,剩下一埕灰;鞋走之前,我摘下他的鞋帶,既可循環再用,也算是留為紀念,陪着跑者的跑鞋會被消耗被摧毀,但憑藉他而累積的精魂和士氣並不會死。

萬物有時,生死有命,跑長跑的人通常敬畏天地,謙遜就走跑過天地之後的收穫,跑者跑一段路,留一盞燈,有燈就有人,日子催人老,唯熱誠未老,跑鞋與你同在,也與你的心靈同在。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