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子工尺七調並不是調性而是指法

(編按:送首笛曲增加吓趣味先~)

當今笛子音樂之中,一般普遍認為北方笛子音樂以「二人台」為一大宗,而伴奏北方「梆子戲」也衍生出「梆笛」之名,普遍認為北方笛藝傳統上以梆笛為主,馮子存、劉管樂可謂北派笛子的開山祖師,曲祥、已故的簡廣易等均是北派的名家。在第一二代的交接中,北派笛子音樂已經暗暗有些演化和轉變,但風格上的硬朗、明亮、爽健,是一脈相承的。
 
現在不少笛子書籍均有提及「工尺七調」,包括:
小工調 (筒音5)
正宮調 (筒音2)
六字調 (筒音3)
尺字調 (筒音6)
凡字調 (筒音4)
乙字調 (筒音1)
上字調 (筒音7)
 
而工尺七調的來源是南方崑曲曲笛的「笛色」,所以可理解成是按小工調為 D調去理解調高的。但是這種說法容易有混淆的地方:
 
這裡面的「調」其實在笛子上是指「指法」,而不是指「調高」或「調性」。換言之,D調笛上的「六字調」是指一種可以令D調笛吹出「F調」的「指法」。而「指法」是指可以完滿地吹出七聲音階謂之一個完整的「調」。至於這個「調」裡面的「凡」同「乙/ 一」在中樂中有特殊意義,則不在討論範圍中了。
 
故此在「D調曲笛」上,「尺字調」是指「筒音6」,吹成C調是也。但是在「C調曲笛」上,「尺字調」則是指 Bb 調。對於吹笛子的人來說很好理解,也有實際意義,但對其他人來說則往往覺得是煩瑣混亂。
 
因為在笛子上,不同調的指法,一方面是為了遷就唱曲者的音高,另一方面以純器樂演奏的角度看,不同指法會有不同的特色,例如某些音會相對偏暗,某些音可以運用特殊的指法技巧等等,例如尺字調「三五七」散板中的「上」音虛按效果。
 
而為何要提起「工尺七調」,而不用「科學化」的「筒音」?因為工尺七調原本就是傳統笛子藝術裡面的要求,近代為了普及化科學化系統化笛子的教學,反而令中間很多未達專業水平的笛子吹奏者只能吹局限的三至四個調(很多人只能吹筒音5/ 2,高一點水平的會吹 1/ 6,
再高一點的會吹 3,很少人會練熟 4/7/b7),另一方面,吹好七調,基本上十二音也就齊全了。
 
值得一提的是,其實在「傳統南方笛子」裡,是沒有半孔的按法的,在民國初年介紹南方笛子書籍裡,是指出笛子只有十一律而沒有十二律的(缺了比「合」高半度的那個音)。
 
之前看了一本北方蒙古笛樂大師李鎮寫的書,裡面提到二人台音樂中,原來也是用 D調笛為主,而配合按半孔的手法,在二人台裡會用的四種傳統指法(名稱與工尺七調不同),就都會按到半孔,最後也是一種「十二律」的音樂。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比較發現。第一,「工尺七調」在笛子藝術中是指指法,但同樣是指法,在北方笛藝中是另有名稱的。第二,似乎可以據此確定,北方傳統笛藝中有「按半孔」的做法,但在近代才傳到南方,以至今日的「不分南北的現代笛藝」中一種通用的做法。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