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海還深 – 海よりもまだ深く

《海よりもまだ深く》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不如先由偵探社長山辺(リリー・フランキー)講起。

曾當過警察,跟以前的上司仍有聯絡,現在開偵探社或許也有受人關照吧。良多(阿部寛)向目標人物(社長前上司公子)勒索,關心的不是良多行為不當,只是不想被連累,結果也是追回錢就算了,應該也是聽前上司投訴才知道的吧,良多和町田(池松壮亮)勒索其他人他就不知道。也或許,根本就不關心,反正幫老婦尋犬,也多收人十天調查費,五十步笑百步吧。

厭惡做尋犬、尋貓、查婚外情、查婚後情的無聊工作,開偵探社也只是為了生活吧。這是他心目中想過的人生嗎?為甚麼離過兩次婚?為甚麼不幹/幹不成警察?線索不清楚。但看看社長位後的鐵架,上面放了一整套「偵探系列」影碟。這看來不太像擺設,通常要令客人有信心,放的擺設應該是監視、監聽儀器之類吧,或者是獎狀甚麼的。

換句話說,那應該是真正的個人興趣。喜歡看偵探系列影碟,當過警察,開偵探社,這線索不是很清晰嗎?應該是夢想要當幹探、名偵探。方向大致上沒錯,但當初想像的並非如此吧!應該是要偵破若干大事件,受人景仰、受人歌頌,棘手的奇案湧上門等你解決。否則,在查婚外情案件背後,就不會嗟嘆偵探社的生意,就是靠「這時代(的人)氣魄短小」所賜。

在夢想之中,是要活在大時代之中,幹一番大事。口中講時代之「小」,表面是嘲諷時人,實際上是感嘆自己生不逢時,處身的時代不夠「大」。

山辺的人生,在何處走上了歪路?

「どこで狂ったんやろ、私の人生。」(大概,無聽錯、睇錯、記錯啩。)
(粵語亂譯:「我哩世人,究竟喺邊處搞撚錯咗。」)

有外遇的女人(偵查目標)被良多和町田勒索,轉過頭再請他們查丈夫外遇,在咖啡室中感慨身世,緣何淪落至此?良多在鏡頭下的反應似有若無,但當晚回到家中,原來已在筆記簿抄下了這句話,再抄在便條紙上,釘在書桌前方,牆上又見早已釘滿大量紙條,應該就是「取材」所得吧。

開場不久這句話,正是貫穿整部戲的線索。

3ac230c6e59b20c245804f8a85107a5e_gRlfR_1200x0

常聽說演員會遭人定形,而有志於認真演戲者總會努力趨避;但似乎,導演也會遭此厄運,是枝裕和起碼在香港就被定形了。或者,看戲的人、動筆講電影的人都太懶惰?太依賴往績去分析,連擺在眼前的線索都視而不見。一提起是枝裕和,就是「親情」、「家族」… 總之都用那一堆字詞就可以了。當然,這是是枝裕和拿手好戲,這部片也以此為包裝或載體,但其實只是輔助。

真吾(吉澤太陽)要響子(真木よう子)陪他玩board game,拿出來的是一副《人生ゲーム》(The Game of Life)。(港版應該是叫《生命之旅》?)玩完一局,良多謂要加入,響子退出,真吾去沖涼;良多再提議跟響子兩人玩一局,響子再拒絕:「仲同你玩《人生ゲーム》?」兩人一同玩了「人生」這遊戲十數年,結果一塌糊塗;真的不夠衰,還要再來玩一局假的嗎?

再一次點明,這部戲想講的是「人生」。

埋怨時代的,除了社長,還有良多及其亡父。

良多謂這時代已容不下純文學,流行的只有輕小說之類;向來關照他的出版社編輯,想替他牽線做漫畫原作,題材正合其「專長」,甚至連其面子問題亦都設想周到,良多卻嫌「自貶身價」;轉過頭,倒是以此向響子吹噓,以證明自己仍有人賞識。

良多的亡父無出過場,但從戲中蛛絲馬跡亦能見一大概印象。從淑子(樹木希林)口中,聽過他曾埋怨生不逢時,總是推說是時代不對(同樣的藉口已出現過三次了。);一起生活了五十多年,始終搞不懂他在想甚麼;唯一自豪的正是寫得一手好字;吹噓自己藏有一幅名畫,手頭拮据拿去典當,遭人揭發其實只有盒子是真品,畫是複印本;兒子的郵票都拿去典當了,只有貴價的墨硯一直留著。

確實的想法如何,我們當不會比淑子更清楚,但推想他以書法家、畫家、文化人之類的身份自許,想像自己是落魄文人,雖不中亦不遠矣。如此人物,其實在戲中還有,而且不一定就是生活潦倒。

024006pfuf3s3f9hvdjzzz

在區內向老婦講授音樂的仁井(橋爪功),生活環境算是不錯,從其家擺設亦可知得過多種獎,但只在區內講授、又不似是名人,應該成就有限。從課上對話可知,年輕時曾有電視台向他招手,邀他當主持講解音樂,但年少時自視甚高,不屑如此工作,推辭了;當初想必以為自己在音樂上會有一番成就,結果又是未如理想。(女兒本來亦習小提琴,不知緣何放棄了,結果在家裡蹲。)

這數人其實心態相近,想必在自問同一條問題。

自問同一條問題的,又有響子。

在戲中講了出口,謂當初所想像的人生並非如此。母親教書道,自己上過教育課程,當過實習國語教師;拍拖時跟良多逛舊書攤,颱風時在淑子家中(似是良多以前睡房)到書架找書看,跟新男友福住(小澤征悦)的對答中可知其實欣賞良多的得獎作(對新男友之無品味亦感失望)。兩人當初如何走在一起,似乎可以想像;結果婚姻失敗,在地產仲介打工。

甚至更隱晦一點,新男友福住也可如是推想。

從町田口中,得知福住的中學是棒球強校;從真吾比賽時他何等緊張,其後又帶兩人到訓練場示範揮棒,到晚飯前仍在講棒球;應該,高校時只想著甲子園,將來想打職棒吧。雖然事業成功,但做不到的事,又投射在女友兒子身上。不自覺的,也都在問同一條問題。

福住和淑子在戲中分別都講過,入學面試、作文,講「尊敬的人」不應該是家人,應該要寫名人、偉人嘛。其實,也反映自己的想法吧。當初是想成為名人、偉人的,但到長大後,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當不成自己想變成的人。

若仍嫌未夠,再來聽這片尾曲點題吧。

親情、家族,當然仍是本片的重要題目,但成長、人生、如何自處,這才是主菜。

==

簡單評分:

A+(☆☆☆☆☆)

(作者網誌:https://imanape.org/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