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獎人物 亞美尼亞大提琴 格魯吉亞女鋼琴﹝1993﹞

圖片來源:pphk

圖片來源:pphk

機會平等人人喜歡,絕對公平請上烏托邦天堂,世間能不被失蹤、被投票、被旅遊、被入會、被擁護,依自由意志選擇酸甜苦辣、冷熱快慢、濃淡貴賤等等,就算不錯。「被」字拆穿一切,誰願意不由自主被這被那?
#以上的「被」屬黑幽默,即時「槍斃」、「判刑」無須「被」字,因為它不言而喻,「被告、被迫、被害、被俘、被選」無法不「被」,可惜,現在到處亂「被」一通,。

五月十及十一號,兩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年輕人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不約而同獻藝,何以不約而同?主辦者不一樣,前者為「法國五月」與「飛躍演奏Premiere Performances」合作,後者則「大師演奏Maestro Performances HK」,皆近年成立的積極團體。國際音樂大賽,越來越多小地方獲獎,例如馬其頓國寶鋼琴家狄里柏斯基﹝1979生﹞才三十七歲,臺灣曾宇謙﹝1994生﹞2015年柴可夫斯基小提琴銀獎﹝第一從缺﹞,來港的兩位是亞美尼亞和格魯吉亞,還是高加索區的鄰國呢!前者一百年前慘遭土耳其大屠殺150萬,後者出爐首個共產政權魔頭史太林殘害數千萬,好在,都gone with the wind了。

亞美尼亞大提琴手Narek Hakhnazaryan哈特拿沙揚﹝1988生﹞,贏得2011第十四屆柴可夫斯基金獎,華盛頓郵報譽為「曠世奇才a seasoned phenomenon」,師承羅斯卓波維契Rostropovich,聽了現場演奏,滿堂慕名觀眾拍爛手掌,實至名歸。
#羅斯卓波維契屬全能型音樂家,筆者聽過他獨奏、伴奏、指揮,最佩服他敢收容禁足莫斯科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蘇辛尼津﹝又譯索贊尼辛等等﹞住車庫!

試音很平常,但哈特拿沙揚每次調音,無論輕重,一律共鳴振盪,海報和節目表上的Hakhnazaryan,酷似古典油畫,現場眼神活像老朋友助學之父BF旅居斯德哥爾摩的幼子。

前面六支曲合計36分鐘,終曲法朗克 A大調奏鳴曲35分鐘,原係贈比利時小提琴大師 Ysaye婚禮並由其演出的,或許旋律、和聲、對位太美了,改編版本不少,大中提琴、長笛、大號都有,中環Classical Music Society 黎先生﹝請上FB﹞,認為大提琴有時被鋼琴伴奏蓋過,仍以小提琴原裝為佳。
#難以想像笨重土巴Tuba吹奏纖巧飛速樂句,但低音提琴家Gary Karr早已開獨腳戲音樂會,則只要敢想像,何事不可?請相信:義薄雲天,天道酬勤!

佛瑞悲歌雖悲不足,德布西 D大調奏鳴曲卻短而精彩,少數人情不自禁在第一樂章鼓掌,馬斯奈沉思曲與佛瑞蝴蝶對調,大概是情緒需要,聖桑熱情快板與佛瑞三首歌之夢醒時份分隔上下半場,動人一如標題。

安可?巴格尼尼優雅炫技的摩西幻想曲,聖桑天鵝,寧靜晚安。

噢!諾琳‧寶羅拉豈可不提?Noreen Polera 是貨真價實金牌伴奏──第八屆柴記伴奏得獎人,經常為大賽金獎人物彈奏,一般樂曲,她算是綠葉襯托牡丹,至於奏鳴曲Sonata,無論何種樂器搭配,二者地位一樣,沒有主從關係,像所有室內樂,她們是二至八九位樂師融融絮語,強弱快慢,高低鬆緊,始終彬彬守禮,沒有「大哥大」﹝霸道霸權﹞,CMS黎盛讚寶羅拉,彈拉赫曼尼諾夫亦無難度。

二 玉女Mariam Batsashvili

圖片來源:maestrohk.org

圖片來源:maestrohk.org

翌日,同屬金獎人物,李斯特冠軍Mariam Batsashvili﹝1993生﹞票房遠不及鄰邦的哈特拿沙揚,一半也不到,香港八級鋼琴至少上萬,雖說宣傳力可能不足,但導師總會知道吧!還有要求學生交「音樂課功課」的中小學老師呢?良機失去,Youtube吧!

「馬莉音演繹最激情與動聽的李斯特曲目」,是薄薄兩張A4大小摺成八頁節目單內的字,隱約可見主事者心思,無論怎樣,感謝畢業於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的Dr.Joanna Li帶來這位個子細小、能量宏大的少女,讓愛樂人享受愉悅興奮,讓學音樂的充滿能量。

李斯特Liszt( 1811-1886),匈牙利作曲家,鋼琴之王,貝多芬逝世時他十六歲,曾被樂聖祝福,青壯年時由於蓋世才華及浪漫性格,韻事連連,五十之後,尋求靈性歸宿,四年後成為神父。不少著名音樂家受他提攜,創制廣被採用的音樂詩,原創及二次創作達七百餘,可謂二創先鋒,某些議論以為他作品膚淺,精神境界如此之士,可能嗎?

全李斯特曲目如下:
韓德爾歌劇阿爾米拉之薩拉邦德與夏康﹝二者均舞曲﹞,孤獨之中上帝的祝福,威尼斯和拿玻里塔朗泰拉舞曲,第十三號匈牙利狂想曲,下半場,b小調奏鳴曲。音樂固然上乘,奇妙的是,瘦小的軀體,快速的步伐,爽朗地坐下,強烈重力,輕撫飄逸,技巧毫無難度,自然而然流瀉。

以往,馬莉音曾蓄長髮,露肩裙子,而今,一頭椰蓋短髮,西服褲子,有點中性打扮。彈琴動作自然搖晃 ,眼神專注,嘴唇一時緊閉,一時唱吟,手掌肯定不會太大,否則比例古怪,八度音域應無問題。她的投入,演化成音頻,振盪於音樂廳每一角落。

Encore,不在話下,「鐘」之後又一個超過90度的深鞠躬,再次出臺只走了一半,似乎暗示到此為止,豈料,熱烈掌聲使她乾脆走鋼琴後側,再來一闕匈牙利狂想曲,晚安。以為不晚,原來比平日早,大概聽得太入神,時間感模糊了!

Narek Hakhnazaryan plays Tchaikovsky – Variations on a Rococo Theme for cello and orchestra

Mariam Batsashvili Finals with Orchestra lisztcompetition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