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火

Cc photo by Flickr chee.hong

Cc photo by Flickr chee.hong

每個K房都有至少一個人心不在焉。畢竟廿一世紀自我的年代沒有太多人肯聽別人唱自己不懂的歌,也畢竟不是誰都是Adele陳奕迅。

或者大家都是知道別人不會聽,才唱得盡情率性。我隔著香煙的迷霧審視她的輪廓,她閉眼雙手握著麥克風在自己的世界唱:

苦戀注定難我卻這樣貪
途人凝望中寂靜的稱讚

綠茶混酒不好喝,但酒精上腦人都可肆無忌憚。她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吧?還是女朋友?
不重要吧。
熱戀的話不用把苦情歌唱得入木三分。

歌轉了幾首,人也轉了幾個。她拿起電話按。我也只好拿著電話無事按。

很多時人不是想按電話,只是人人都低頭有事忙,想不被人拋棄,只好都按電話拋棄世界。

怎麼了 妳累了 說好的 幸福呢
我懂了 不說了 愛淡了 夢遠了
開心與不開心一一細數著 妳再不捨
那些愛過的感覺都太深刻 我都還記得

我按著電話聽到歌對了,沒抬頭隨口便自high地唱。唱到一半才發現另一把女聲是熟悉的她。
我抬頭,她望了我一眼,把桌上的麥克風遞過來。我接過就唱。

她一邊唱一邊插了一首歌。
然後便是一個眼神。
哦?我唱?
好。

剛剛要去便利店裡 為著香煙無人點火
湊巧你正走出路上 搖搖盪盪
明明喊過不借得太多 也想借點火
就算不說一句都很清楚 雙方都經過太多

她望著電視冰涼的螢光幕,交起雙手看。
我看不懂她。
但我懂這首歌。

「我先走了!」
她甩起手袋,拍一拍她朋友的膊頭便走。
我還唱到一半,目送她一邊要把半首歌唱完。

唱完。
我走。
我知我應該追上她。

追出路上,左看右看,不見她。
算,回家吧。

「喂!」她站在牆邊。「有火嗎?」
我慢慢上前,雙手插袋,緩緩握著袋中的火機。感覺我的故事正要開始。

how@yu.com'

如是觀

原諒我骨子裏是個臉皮特薄的人。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