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失敗者言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Joel Goldstein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Joel Goldstein

世界上,尤其是網絡世界上不斷有好多兩性專家教你,什麼是愛情、什麼不是,哪一種人、哪一種情你不應該留戀,怎樣的人才真正對你好。有一陣子看了許多,希望從中找到一個答案。可是,費了多少時間才發現,世事千迴百轉,又哪是短短幾句話就能一概而論的呢。

有「專家」說,一個男孩不斷的約你單獨出去,就是喜歡你了。但「喜歡你」只不過是其中一種可能性,卻不是唯一一種可能性。他可能只是需要幫忙,需要陪伴,需要聆聽,甚或可能只是寂寞。可能因你的有求必應、隨傳隨到和兩脇插刀,他把你當成好兄弟;比任何人都見得多,卻不帶半點情意。

正正是這個男孩,他為我擔心,他說「你太不會保護自己了」。

是的,我很容易拋個身出去。只要感覺對了,我很快會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事自己的過去都和盤托出。只要我喜歡你,我願意勞心勞力的為你做很多事情,你會收到我一句沒頭沒腦隨興捎來的訊息。我能為你做的,甚至有些事情不是我百分百願意,或多或少傷害了自己。我不是裝偉大或沉醉於自我犧牲,只是你的快樂對我來說是重要的,我只是將你的快樂擺在很高的priority而已。

以上講的喜歡是廣義的喜歡,適用於對象,也適用於朋友。

或許正因我這種把關係抓得緊緊的習性,距離較遠的朋友都喜歡我,但我親手毀掉的往往是自己最在意的關係。有如地球與太陽之間的距離,叫人覺得火球是溫暖和煦的,但一旦靠太近就很容易被幾千度的高溫燒得焦頭爛額。

好友說,這叫「情執」。對於感情太執著,對於已矣之人,無論是生離或死別都很難放手。她信佛,她說「你這種情執應該不止一世,而是累世的習性了,你再不努力擺脫,你就算死了,下一世還是會一直受苦下去的。」我不太懂佛學,只覺得這些描述浪漫得來又帶點可怕。

精神科醫生則說,這種寧死也放不掉一段關係的,叫做Adjustment Disorder。網上查看,說是抑鬱症的一個旁枝,十幾歲少年少女最易病發。我已經離開了年少有一段日子,難怪醫生說,「通常成長期有缺憾的人也會這樣,因為你的某一方面停留在那個年齡了。」

然而,如果我是不正常的,那麼在感情裡誰又是正常的呢?誰又能夠為正常下一個定義?就算會受傷,我還是會真情真意去對待每一個我喜歡上的人,不會計算自己的付出會否令自己處於關係的下風位。

對於沒有好感的人,我保持的距離也是很明顯的。就像Mr Darcy的「My good opinion once lost, is lost forever」,再百般討好,也像好友所言,「有若小狗啣回來死老鼠」一樣嘔心。我不屑做女神,也不收兵;既沒有八面玲瓏的天份,也不享受被供奉。

就算我是「失敗者」,但這就是我有意識下的決擇。我不為將就而將就,我就是我。就算受再多的傷,我還是我。

別橋

香港女生。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