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iva買一送一事件深層哲學分析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Godiva 雪糕減價,港人趨之若鶩。吾友 Kenneth Ng 文字煮酒 早幾日寫咗篇文,批評啲人盲目追捧歐洲品牌。然後,佢個得二百幾 like 嘅拍嗚蠅 page 竟然有十個八個負面留言,大概就係話「你知啲外國牌子好叻咩」,「你有咩資格批評人哋排隊」云云。

事關我最近沉迷打機,所以好多時都喺岸邊觀魚。不過呢單嘢喺哲學層面幾得意,所以鳩噏兩句,抒發下情感。

講咗啲基本嘢先。據講 Godiva 個優惠係原價 $45 嘅雪糕買一送一。咁我當個優惠值 $45 蚊啦。當最低工資係 $32.5 嘅時候,用個幾鐘排兩支滅價雪糕有冇成本效益,顯而易見。

有人霸氣回應話,「佢又唔係答你投票選區議會,有邊個位好笑?」「食嘢最緊要開心」,似乎言下之意係只要個議題冇「公共性」、「不涉政治」大家就唔應該批評。咁係錯嘅。喺經濟學理論入面,「錢」本身就係眾人之事,絕對有公共性。自由市場經濟學原則係「價高者得」。如果有人特登唔做價高者生意,而因為啲唔合理嘅原因以低價賤賣貨品,或者特登唔買平貨走去買劣質貴貨,咁樣有可能會上咗 ICAC 飲咖啡嘅。

當然啦,無論你食邊隻朱古力都唔會俾人拉嘅。不過十八世紀倫理哲學家亞當史密斯就話喇,只要大家用錢用得節儉,買嘅嘢物有所值,咁國家就會富強,世界就會富足。如果大家用錢不得其所,係會國破家亡架1。喺史密斯嘅哲學入面,世界和平、人人有飯食嘅理想國度,就係利字頭頭,靠適當咁使錢,無論係政府或者平民都有責任唔好浪費錢同資源,並且要「貪得無厭」:你貪得越多,咁你就越富有;你越富有,你個國家,全個世界,都會越富有。事實上二十世紀嘅社會實驗亦都驗證咗資本主義某些理論係可以構築穩定繁榮嘅社會2。所以你話大家嘅消費模式,係咪好有公共性呢!

 

不過我好似離咗題。 Kenneth 原文係講緊:嗚呀 Godiva 係比利時品牌,比利時又有呢種又有嗰種朱古力,Godiva 算係咩吖傻仔!等叔叔話你知邊隻好食啦 (最緊要係香港冇得賣⋯)

雖然 Kenneth 係一個八十後廢青,傾向支持本土撚,但有時啲人出身中產,身邊成堆中產朋友,仲要一身文青氣質,動輒飛去歐洲旅行,係有時會觸犯啲本土教條嘅。今次 Kenneth 衰乜?就係用「外國標準」,去批評香港人嘅品味。比利時啲人鍾意食乜,同香港人鍾意食乜,係兩回事嚟架喎。香港人鍾意食鳳爪,唔通又係蠢?

我覺得排隊食 Godiva 嘅港男港女,直頭可以用我嗰篇《我愛上咗一碟叉燒飯》寫一篇《我愛上咗一支 Godiva 雪糕》:

當你不斷追尋世界之最,當你見到更好就改變初衷,就會失去「選擇」嘅能力,就會失去「愛」嘅能力。大家耳熟能詳嘅《結婚誓詞》係咁講嘅:「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將永遠愛你」。如果有人好「理性」咁將佢改成:「只要你keep住係最好,我就會繼續愛你」 就會變得不倫不類。

Godiva 雪糕唔係 THE BEST。所以,我可以用自由意志,選擇愛 Godiva。就算佢啲朱古力喺比利時人眼中有幾平傭,我都唔後悔。

道理上的確可以咁講。但呢度牽涉咩叫做「自由選擇」,我要講多兩個概念:

1. 「真心」選擇

2. 有得揀嘅選擇

 

「真心」選擇係咩?就係「真心」咁選擇囉。至於點樣先叫「真心」,或者點先叫「唔真心」,就同王師奶問佢老公係咪「真心」愛佢一樣咁難證實。我哋當然唔可以鑿開個心口去睇人係咪「真心」啦,但可以憑其他客觀行為去鳩估。例如話,如果一個人本身唔知嗰樣嘢係乜嚟,不過其他人話係好嘢,跟住佢又話係好嘢,咁我哋會話係「跟風」,唔係「真心 like」。咁唔可以咁啱得咁巧,佢「真心」覺得係好嘢嚟架咩?得,不過好難令人信服囉。如果真係有人,聲稱自己「真心」鍾意 Godiva ,但一年食得一次半次,連佢係比利時品牌都唔知,偏偏就係半價優惠大家排餐懵嘅時候佢話想食,咁大家又覺得佢有幾「真心」鍾意 Godiva 呢?

最有趣就係半價時大家會排隊食,原價時就少好多人。咁代表啲乜?代表喺大家心目中,啲雪糕原價 $45 唔係咁值,要半價廿幾蚊先抵。以呢啲心態去講「真心選擇」,同啲「禮金減半我先娶你」嘅「真心愛情」冇咩分別。

 

另一種測試「真心」嘅方法,就係俾多啲選擇佢,睇下佢係咪動搖。如果本身冇得揀,或者唔知原來有「更好」嘅選擇,咁你永遠都唔知自己係「真心鍾意」定係只係冇得揀之下唯有揀呢個。

所以某程度上, Kenneth 篇文就係惡魔對 Godiva 粉嘅測試:「比利時有好多更好食嘅朱古力喎!連皇室都讚好~~放棄 Godiva 啦!!你食過真正嘅好嘢就知 Godiva 不外如是架喇!」 呢種論述,如果用糖衣包裝 (而唔係寸鳩人無知),應該可以成功吸引好多「唔真心」嘅人轉會。事實上呢類咁嘅「原來外國乜乜乜」嘅文章充斥各大內容農場。大家不妨得閒睇多啲。

 

咁啲人對 Kenneth 篇文咁 defensive,又應該點解讀呢?唔通佢哋係 Godiva 嘅「真心」粉絲?咁又未必。如果係對個品牌狂熱嘅粉絲,佢哋唔會唔知個品牌嘅歷史,更加唔會唔知啲競爭對手係邊個;至於啲「純粹鍾意食」嘅人,就唔會理你歐洲有啲咩其他品牌,反正未食過。最大反應嘅人,我會用「in denial」去形容,即係 somehow 觸到痛處。

作為《香港傲嬌黨》創黨成員,我只可以話:「我先唔會貪平食垃圾呢!」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