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當愛情變成一場遊戲:終章第六回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Matt Brown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Matt Brown

終章――報應、末日
終章第六回

救護員開始展開拯救工作,男子怕受到牽連,把Mango拉到無人的一角,才繼續未完的對話。男子剛才因着Mango及German意想不到的行動吃了一驚,然而隨着事情發展,加上他現在稍為平復下來,自覺沒有什麼大不了,認定German及Mango二人仍未逃出一敗塗地的命運。他說:「這就是你說的雙贏?嘿!不要太天真了!German報了警,他的任務六就失敗了,獎金將會被追回,內幕投資一事被揭發,即使他改邪歸正,最終還是入獄收場,而你也會失去他。到頭來,依然是雙輸,只是換了形式而已。」

這邊廂的Mango不甘示弱,翹起雙臂反駁:「天真的是你!German的任務六是『讓受傷的Christiana、Elena、Selina及Mango在現場失救而死。』可是,我現在根本沒有受傷,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失救而死,所以你們發出的內容不正確,任務六無效,遊戲出錯,自然也玩不下去!」

Mango以為遊戲玩不下去,就成功破除H會社的陰謀,然而男子聽罷非但沒有沮喪,還高興地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笑什麼?」

「我笑你天真!我還以為你的計劃有多聰明,原來只是這樣。你忘記了嗎?獎金的錢是由你代支,現在你們又和好了,你的錢就是他的錢,我才沒興趣理會你們如何分配金錢。我在意的,只是你們這對狗男女會否受到懲罰。一切都太遲了,他回不回來也改變不了結果。」

「懲罰?天真的是你!」Mango回擊:「你有發現,救護員來了,但German沒有回來嗎?」

「對,那又怎樣?」

「我早前就想,如果German真的勝出了遊戲,獎金方面沒有問題,但獎品呢?你們根本不可能按照German那些近乎瘋狂的要求提供女神給他,於是我就想,你們可能由始至終都不打算提供那個女神獎品,所以才會不設任何限制讓German任意輸入。」

Mango稍頓一下才繼續說:「這就引申出下一個問題,假如German真的勝出遊戲,你們要怎辦才能避過獎品的問題。我猜你接下來,一定是安排了商業罪案調查課及證監會的人搜集German的犯罪證據,只要他入獄,就無法向你們追討,你們就不用支付獎品。正因如此,剛才他走近我飲泣時,我已把握機會叫他不要回來,反而是立刻趕回公司,把所有秘密投資記錄刪除,你們就無可奈何了。怎樣?我很聰明吧?」

又一輪攻守過後,男子的所有陰謀都被道破,Mango看似凱旋而歸,沒料到,男子竟再一次高興地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ngo皺着眉頭問:「你瘋了嗎?計劃失敗了有什麼好笑?」

「German是親自回去公司刪除資料嗎?」

Mango猜不到這問題的意思,照直回答:「對,那又怎樣?」

「那就有好戲看了!到底笑到最後的是我們H會社還是你們,結局又會是你們二人雙贏抑或雙輸,很快就會有結果了,呵呵!」男子奸笑起來,然後不待Mango回應,就轉身離開。

「喂!」Mango想加以喝止,但男子並未有回頭。她自以為已完全想通了H會社的陰謀,怎料男子最終不單沒有動搖,還好像很滿足的樣子,事情似乎有點不妥。

男子說得沒錯,German戶口那筆錢其實是Mango的,只要她不追回,第一個問題就解決了。剩下的就是German利用內幕消息作投資的事,他回去刪除了資料,問題二也消失。難道她想漏了什麼?照理應該沒有出錯的可能,即使警察及證監會比想像中早到達German的公司,他們並不知道秘書房內那台離線電腦的事,只要執法人員沒發現,German仍有機會潛入秘書房並把相關內幕交易的資料刪除。

沒事的!難得German改邪歸正,他們又想到利用German假裝痛哭一段時間交換消息,事情一定會順利解決,達至雙贏,一切當沒發生過。Mango安慰自己,尤其German這麼聰明,他一定會想到辦法。不過,以防萬一,她還是發了訊息給German作為提醒。

***

另一邊廂的German,他在清水灣道指示救護人員逆向沿札山道上山救援後,就立刻乘坐的士趕回公司。

到達之時,發現在公司所處的商業大廈門外已停泊了警車及政府車輛,看來他來遲了一步。不過,Mango剛才跟他確認過,秘書房內的離線電腦藏着的秘密,她並沒有告訴H會社,換句話說暫時仍然安全,執法人員應該會先主力檢查German房內的東西。

「叮!」他正要步入升降機前,收到Mango傳來的訊息:「那個男人的反應有點古怪,你回公司時要萬事小心。」

German看到Mango溫暖的提示,不期然微笑了一下。想起來,他有多久沒有為收到貼心的訊息而高興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盡快解決這件事,然後和Mango一起退隱,過着幸福美滿的生活。他和Mango兜兜轉轉走了這麼多冤枉路,自己又因工作壓力一度虐待Mango,她竟不計前嫌,願意給他改過的機會。Mango果然美貌與智慧兼備外,還非常善良。

German想到這裏,他差點吟起詩來。他憶起辛棄疾的詞《青玉案》,當中的「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所說的正是Mango。女神,原來一直近在咫尺,只是他一直不懂得珍惜。

這刻,他實在慶幸他跟Mango有第二次機會。他知錯了,決定不會再讓Mango離開。為了她將來的幸福,他決心改過,做回昔日善良的German,以作補償。他滿心歡喜地回覆Mango的訊息:「放心,我不會有事。待我順利過度這一關,我們去美國註冊結婚吧!」

German接着利用升降機前往42樓。在上升的途中,他做了些簡單的熱身運動來抖擻精神,因為接下來能否成功,就要靠German的智慧了。這一次,或許是他最後一次說謊,但這次是白色謊言,為了可以全身而退,為了他們二人的將來,他務必耍盡所有看家本領。

German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秘書房內的電腦,只要拿到放在Peggy桌上的筆筒內的鎅刀型USB手指,插進房間角落的電腦,內裏的資料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所有問題就迎刄而解。

升降機停定,German發現公司已中門大開,旁邊亦站着夜更的保安。他如平日般,自信地寒暄幾句:「Hi!咦?發生了什麼事嗎?」

保安員臉色有點繃緊地回答:「嗯。警察帶了搜查令來,所以我開門給他們。沒什麼大麻煩吧?」

「應該沒什麼。」German輕鬆地說:「你知道啦,總有些人投資失利,就把責任歸咎我們,並向警察報假案,這種事不時發生。沒事的,我們處理慣了。」

「哦。」保安員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事實上,相對於大廈內的其他租戶,German的公司的確較常有警察到訪,就如上星期Peggy召喚警察捉拿Christiana一樣。不過,German這次清楚明白他們是衝着自己而來。

German走進公司,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他從遠遠已清楚看到,為數不少的便衣調查員及軍裝警察已聚集在German的房間內。奇怪了,這種商業調查,怎麼會有軍裝警察呢?不過,他瞥了一眼秘書房,發現仍安好地鎖着,還有機會脫險,就暫時安心下來。他動筋一轉,已想到計謀。

「Yo!這麼夜上來,你們要找什麼呢?」他一邊走近房間,一邊在故作輕鬆地說。

房間內的公職人員立時回頭望向German,其中兩名中年男人似乎是這次任務的負責人,他們走近並展示委任證,二人分別隸屬於警察商業罪案調查課及證監會,其中一人問:「你是張文先生嗎?」

「對,有什麼貴幹呢?」

「我們有理由懷疑你使用虛假文書及秘密戶口作內幕交易,正在進行調查及搜證,希望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哦,沒問題,我會盡力協助,反正我沒犯法。不過,我可以站在房門觀看嗎?」German翹起手,狀甚自傲地說:「因為我擔心你們會不小心弄壞我的名貴擺設。」

「沒問題。」調查員說罷轉身吩咐其他同事繼續工作,也向軍裝警察打了一個意味不明的眼色。

German細心留意着各人的行動。他們有的在翻閱書架上的文件,有的在檢查電腦,唯獨房內的鐵櫃他們仍未檢查。他想了想,決定以那個鐵櫃為目標,準備下一步棋。

他一直死盯着那個櫃,不一會果然有所回報。其中一名調查員在書架上挑選好要帶走的文件後,改為走到那鐵櫃前,German見狀立時緊張地大叫:「呀!」

因着這下叫喊,部分人目光立刻集中在German身上,然而剛才跟German對話、看似較高級的警員,卻反而望向那個鐵櫃。

German自知吸引了目光,為免起疑,假裝只是在「開聲」,以不同的音階唱出:「呀……呀呀丫丫丫牙!」

這寄行動未免太突兀了,那名警員看出了German的異樣,估計鐵櫃內藏着重要資料。他於是走近鐵櫃,回頭問German:「張先生,可以請你打開這個櫃嗎?」

「呀!……這個櫃內……只是音樂CD,沒有什麼值得看啊……」German眼神閃縮地說。

「是嗎?但我們也想檢查一下,請你合作打開它。」

「不過……鎖匙……鎖匙……我不記得放了在哪……哈哈!」

「如果你找不到鎖匙,那我們唯有『爆鎖』了。」

「唔……」German低下頭來沒有回應,那名警員就示意同僚準備工具打開鐵櫃。

「怎辦好呢……」German不安地抓着頭並輕聲說。房內眾人以為找到獵物所在,大都放下手頭上的工作,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個鐵櫃。有的在準備開鎖,有的圍着等候調查內裏的東西。German繼續保持緊張不安的神情,卻趁沒人留意之下慢慢步出房間。

German暗喜,調虎離山之計生效了!那個鐵櫃內根本沒有重要的東西,的確如German所說,內裏只有音樂CD。雖然部分古典CD已絕版或非常珍貴,也價值連城,但在這危急關頭,沒有任何東西比刪除罪證來得更重要,German只好犧牲它們作誘餌了。

西裝口袋這時傳來一下震動,似乎是誰傳來了訊息,但German這時無暇理會,繼續預定的行動。

他離開房間後,靜悄悄地走到隔壁的秘書房。為免引起注意,他沒有開燈,躡手躡腳地摸黑進入。他的心跳得愈來愈快,因為他距離成功又近了一步,很快就能跟Mango遠走高飛。美好的幻想化成推動力,他更加戰意高昂。

秘書房內的窗簾沒有打開,但藉著外面的燈,German仍能勉強摸索到Peggy桌上的筆筒。他把握時間,二話不說拿起筆筒內的鎅刀,但正要轉身之際,房間內的燈光突然亮着,轉身一望,一名證監會調查員在另一名軍裝警察的陪伴下,竟已站在秘書房房門。

「張文先生,你在做什麼?」調查員盯着German問。

當刻,German的心噗通噗通猛烈地跳着。怎辦好呢?消除資料用的USB已經到手,目標電腦就在調查員身旁,只差兩步就成功了,絕不能就此功虧一簣。German運用所有腦細胞分析形勢――如果現在束手就擒,一切就完了,資料被奪,他就會身陷囹圄,無法照顧Mango;如果不肯放棄,他還有兩個方法:一、想辦法哄騙他們把USB手指插入電腦內。這個方法看似簡單,結果卻相當難預測,因為他們未必會照直辦,可能會把電腦及USB手指拿走再作研究,這也等同將最危險的資料雙手奉上。二、自己直接跑過插入USB手指。這個方法的成功機會相對較大,因為電腦跟他只有兩步之遙,他一個箭步衝過去,在調查員來得及反應之前,他應已把USB手指插入,之後怎樣都不重要了。

沒時間想太久了,就方法二吧!為了自己的自由,為了Mango的幸福,German要拚命衝過去了!

「拚命」,果然一語成讖……

「我嗎?沒什麼……」German裝作認真回應,希望能稍為引開他們的注意,提高成功機會。在話未說完之前,German的手腳已同時動起來,腳助German向着電腦跑去,手則把USB插頭推出。

調查員目瞪口呆地看着German,未能就他的行動作出攔截。一切似乎相當順利,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卻在這時發生了,把German與Mango的結婚美夢刺破。

刺破幸福泡泡的是一把鎅刀。German手上的鎅刀形USB手指,竟變成真的鎅刀。German用手指推出來的並不是USB插頭,而是貨真價實、鋒利的刀片!

刀片在燈光的照射下,反映出冷酷而危險的銀光。銀光照到在場所有人的眼內,German頓時停下腳步,站在調查員前愣住了,只懂下意識地望着鎅刀說:「Oh my dog!Oh my……」

「砰!砰!砰!」

German還未回過神來,話亦未說完,在他有其他動作之前,一連串的巨響貫徹整個樓層。

他倒在地上,鎅刀脫手掉下。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西裝口袋內的手機也滑了出來,在失去意識前,German看到Mango發給他的最後一個訊息:

「傻瓜,這算是求婚嗎?不算數啊!我要100支玫瑰及鑽石戒指呢!
衷心等待成為幸福新娘的Mango」

望日

與其迷戀安逸,不如勇闖高峰——一個為追尋作家夢而放棄鐵飯碗的傻瓜。(科幻鬥智小說《黑色信封》、《白色異境》及《粉紅少女》已出版,請多多支持。)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