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雷霆傘兵的故事──<六>:萬般苦難始於斯

ARBEIT MACHT FREI


在 Arnhem 坐通宵火車離開荷蘭,接下來就去到旅程的尾聲──德國。在前往終點站的阿爾卑斯山區之前,小弟先在中途一個於慕尼黑 München 附近的小鎮停留大半日。這個名為達豪 Dachau 的小鎮與傘兵們扯不上任何關係,但卻是納粹德國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地方(熟悉歷史的朋友看著文章開首的標語應該就會猜到),因為 Dachau 是納粹集中營的發源地。

達豪集中營 Konzentrationslager Dachau 也許在亞洲人之中不及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 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 般耳熟能詳,到訪當日亞裔的遊客都很少,主要是外國人和當地初中的導賞團(Dachau 的性質與 Auschwitz 毫不相似,前者是用作囚禁政治犯和其他納粹德國認為「反社會」、「劣等人種」等人之用,而後者則在囚禁之外同時亦是主要的「滅絕營 Extermination Camps」之一)。

其中一個紀念物,不同的顏色和圖案象徵著不同類型的被囚者,但因為當年未被國際社會認為是受逼害,所以缺乏了代表「反社會者」的黑色、「男同性戀者和性罪犯」的粉紅色及「罪犯」的綠色;所有圖片來源:作者

其中一個紀念物,不同的顏色和圖案象徵著不同類型的被囚者,但因為當年未被國際社會認為是受逼害,所以缺乏了代表「反社會者」的黑色、「男同性戀者和性罪犯」的粉紅色及「罪犯」的綠色;所有圖片來源:作者

Dachau 於希特拉掌權後數月、1933年3月22日正式開幕,作為第三帝國 3rd Reich 的第一個集中營,Dachau 自然成為納粹德國的「模範營 Model Camp」,Auschwitz 都是參照 Dachau 的設計而建的。集中營入口有一道大閘,上面鑲有名句 Arbeit Macht Frei,英文翻譯是 Work will set you free/ Work makes you free ──「勞動帶來自由」,不知道真正意思為何,到底是真的指工作會令人得到精神上的自由,還是對被囚者的諷刺,抑或是一個永遠不會兌換的假諾言?

Dachau 正門的大閘,真品上年被疑似新納粹份子盜去,如今的是仿製品

Dachau 正門的大閘,真品上年被疑似新納粹份子盜去,如今的是仿製品


Dachau 的中心通道,兩旁以前是被囚者住的營舍

Dachau 的中心通道,兩旁以前是被囚者住的營舍

Dachau 於戰後被美軍和多個政府部門徵用過,改建為紀念館後亦都多建了幾個紀念物,如今的集中營已經不復當年的面貌,只有數幢真正當年的建築還留了下來,連傢俬等都幾乎沒有了,所以參觀的時候沒有甚麼很震撼、很抑鬱的感覺。紀念館內有很豐富的資料介紹整個集中營的歷史和當中的人物、生活,導遊的講解亦很充足。特別記得的有幾點:

一、 集中營曾囚禁近20萬人,從1933年開始被囚者數量就不斷增加。起初每個人都有一個個床位,但後來因為太多被囚者的關係,一間房要擠500個人,結果納粹德軍就連床位都不弄了,直接建一張沒有分床位的超大床讓被囚者們自己擠作一團便是。

囚舍的內部設計

囚舍的內部設計

二、 不少絕望的被囚者嘗試越獄,或直接走到圍欄邊緣的草地禁區,為的只是搏守衛的SS黨衛軍開槍射殺,是一種另類的自殺方式。不過,心理變態的納粹德軍卻覺得這代表被囚者能夠有選擇生死的自由意志,變相挑戰德軍的權威,所以他們很多時會選擇射傷被囚者的四肢,然後把被囚者帶回集中營加以虐待……

用骷髏骨砌成的圍欄和鐵絲網,象徵著當時絕望得以「假裝越獄」來自殺的受害者

用骷髏骨砌成的圍欄和鐵絲網,象徵著當時絕望得以「假裝越獄」來自殺的受害者

三、 集中營建有一個毒氣室,但不知何故從來未有使用過,所以死亡人數只有3萬多,比起奧斯威辛等滅絕營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不過要注意的是,達豪其實有很多附屬的衛星營,計算衛星營的死亡人數後,總死亡人數應該是4萬多。

未曾被使用過的毒氣室

未曾被使用過的毒氣室


用作焚燒屍體毀滅證據的焚化爐

用作焚燒屍體毀滅證據的焚化爐

四、 在盟軍解放前幾日,有不少Death Marches和Death Trains進出達豪集中營,因為捱不住動輒兩、三個星期的Death March/Train 而死去的被囚者數以千計。

其他太資料性的不講了,反正維基上的資料很充足,而且大部份集中營的遭遇其實都差不多,比起 Dachau 更可怕的多的是。不過有一點很佩服德國人的,就是他們真的很勇於承認以往的錯誤,從在集中營內見到很多初中學生的學校團就可以見到,像導遊所說的:「我們不是要讓孩子為歷史感到羞恥,更多的是要他們認識國家以往的歷史,以避免將來再犯同樣的錯誤。」
“Will you ask him um….Will you ask him what kind of camp this is? Um….What, um, why are they here?”
“He says it’s a work camp for……l’m not sure what the word means sir. Um… Unwanted, disliked, maybe?”
“Criminals?”
“l don’t think criminals, sir. No….. Doctors, musicians, tailors, clerks, farmers, intellectuals. l mean, normal people.
Jews. Poles and Gypsies.”

– In the 9th episode “Why We Fight” of Band of Brothers.


 

交通:從Arnhem坐通宵火車(二等卡,坐位)去Dachau的價錢在使用了 BahnCard 25後為約40歐(需在 Munich 轉S-Bahn),然後在 Dachau 火車站外轉巴士(1.4歐)直達集中營正門。
住宿:沒有打聽過 Dachau 的住宿,不過建議住在 Munich,因為可以用 Munich 作 base 去其他地方(如天鵝堡)。小弟則是早上火車去到 Dachau,晚上乘火車離開去 Berchtesgaden,途徑的 Munich 火車站可以暫存行李。
飲食:集中營有類似IKEA般的餐廳,人均消費6-10歐不等

[post_ender]

li93111@yahoo.com.hk'

路易斯

唔知死 last sem 先去 exchange 但又未搵工而且好可能搵唔到工的某大社科系學生,而家身在瑞典哥德堡享受同荷蘭仔仔房友的休閒hehe生活~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