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中物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克年 三沢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克年 三沢

飲酒這回事,酒還是其次,和誰喝才是重點。

酒是載體,它本身不傷人,喝酒之所以貽害,皆因把酒者不當歌,卻借酒行兇,有曰酒能亂性,酒後犯法闖禍,天天上映,明明最了解當事人理智的人當然是他自己,他卻把責任推卸給一瓶瓶靜悄悄佇立一旁的酒,未免太不公平。

再烈的酒,也只是一杯飲料,把它拿起一乾而就的人,才是酗酒主謀。

許多人喜歡成班人去酒吧劈酒,嘻嘻哈哈插科打渾,劈個不亦樂乎,劈者,搏命也,自己出錢再出命,把酒當水喝,把自己腸胃當作馬桶,什麼酒都灌下去,劈來劈去,求勝不求氣,但求挑戰器官和內臟極限,如此苛刻身體,以健康換一時愉快,不划算也。

三國演義中曹操劉備煮酒論英雄,普天之下,原來有資格稱雄者不過劉使君與曹某矣,孟德玄德,一時人傑,儘管他們立場有異,但酒逢知己,千杯算少,庸人太多,英雄缺貨,惺惺相惜,同聲一乾,然而這次竟然是他們終身唯一碰杯,再無下回,假如他們生於太平盛世,當為莫逆,可惜最終兵戎相見,真是千古遺憾。

灌酒容易,好酒難求,不是任何人都值得乾杯的。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