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2)心誠則靈婚外情

(有讀者告訴我橋被抄,我卻沒有把link按下去看。同一時期在相近平台如此「創作」,想像力有限。我一方面不訝異中國人社會頂爛巿的惡習是常性,另一方面對自己引起某作者少有的想像力倍感安慰,三來…..這是我的世界,有完整和諧且複雜的法則,這不是你們人類可以想像出來的。Mortals…)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ROtorbakhopper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ROtorbakhopper

頭痛反復,不過漸漸開始習慣。有時我會吃止痛藥——其實它對我們這種神仙完全沒作用,但你知道嘛?安慰藥(如維他命丸治畏高)即使明知它是安慰藥,也有成效。別笑,我相信科學。

今早返到公司,到廚房沖好咖啡打好奶泡,安坐位置。上次也說過,在公司中面目模糊的同事,看似很忙碌但實質無所事事的同事,有可能是我們月老或我們的同行。
總覺得有人特意拜月老求姻緣,不如不求好。反正心誠則靈。對,姻緣這種邪教,信則有不信則無,亦無善惡之分。正如我現在就在安排一段婚外情。
有時人不清楚自己求了些甚麼回來。

高層Tiffany 結婚幾年,一直隱婚,對外宣稱單身和有人追求。老公是老實頭,聽她說這樣會顯得有事業心,公司才會委以重任,便隨她喜歡。同事Hubert 剛剛離婚,抖擻精神開始練長跑,換兩架跑車,又是黃金單身好漢一條。
Tiffany 的老公不是沒本事的人,但只限工作上出色,生活上很宅很悶,Tiffany 如花蝴蝶一樣需要很多人愛,很多人寵,她喜歡她老公,但想要更多。最好全世界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記得嘛,心誠則靈。於是我便來了。

Hubert 六時就起床跑步,七時梳洗,八時半準時回到公司,比其他同事早了半個小時。
Tiffany 跟老公說最近事忙,要早點上班。吃過老公煮的早餐,她艷麗地上班。公司一早沒太多人,她邊走邊說“早安“,經過Hubert門前,輕敲打開了的玻璃門,甜笑道:「早啊。」
Hubert 停下敲電腦,笑道:「早。怎麼今天那麼漂亮?」
「哈你說我以前不漂亮嗎?」
「不不不……今天好像有點特別。」
她得意一笑風情萬種:「你們男人總是粗心大意。記住等一下要開會。」說罷甩著長髮離開,留下一絲香氣。
Hubert 對「粗心大意」的指控有點莫名其妙,但覺香氣的彌留耐人尋味。

九時半,我準時把文件收好帶入會議室。同事魚貫入內,Tiffany 就坐在Hubert身邊。我用筆尖在空中打個畫,空氣的氣流由Tiffany那邊慢慢推去Hubert,香氣若有若無撩人。
Hubert 忍不住多看Tiffany兩眼,只見Tiffany手托香腮眉頭輕蹙認真聽巿場部的主管向她匯報。
他突然覺得她側面的輪廓很好看。

她發現他盯著她,帶瞋嚅聲道:「甚麼?」
「沒甚麼沒甚麼…..」

秘書小妹替Tiffany送來咖啡,Tiffany 把手縮開手,她的鋼筆平白跌在地上。
「該死。」她暗罵,俯身去拾。
「我幫你。」Hubert 眼望講者,不經意地俯身在枱下亂摸。摸到Tiffany的手,心中一動。
Hubert 沒有縮手,Tiffany 也沒有掙開。
二人都膠著靜了四秒。

然後嗒的一聲,時間又開始運行,Tiffany 把鋼筆拿上來,二人神色如常。
我跟身邊的男同事說聲:「跟客人有電話會議,先走。」
男同事有點茫然,輕輕點頭。
這裏我的工作今天暫告一段。他們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月老性善也性惡,善惡之間,你們決定。

how@yu.com'

如是觀

原諒我骨子裏是個臉皮特薄的人。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