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啤酒已經麻木不了自己的時候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Wagner T. Cassimiro "Aranha"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Wagner T. Cassimiro “Aranha”

酒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飲料之一。大多數人最初接觸的都是啤酒,因為比較容易入口。雖然是有一點苦,但因為覺得飲酒是大人的一種象徵,青少年談心時總愛買上幾罐啤酒,當然透過酒精更容易說出心底話也是原因之一。烈酒如威士忌、伏特加、冧酒等大多是更成熟的人所喜愛,雖然現在威士忌溝綠茶很受年輕男女歡迎,但在過程當中往往是加入大量的冰與綠茶,酒的濃度也淡了許多,根本喝不到酒的原有味道。沒多少年輕人會接受得到純粹威士忌加冰甚至連冰都不要就這樣喝,因為威士忌酒精太重,喝下去也太灼喉,別人能在不同威士忌嚐到的什麼泥媒礦物味你一點也喝不出來。也許現在的你仍滿足於與朋友見面喝上幾杯啤酒吐吐苦水,但有些人已經到了啤酒都解不開他們心結的地步,烈酒往往一杯又一杯的下肚才能暫時閉上眼睛避世一下。

傷心的人除了能夠聽自己吐不快的朋友,最重要的就是手上能拿著一杯酒。酒精在身體發揮作用後往往能讓自己毫無保留的把壓在心底的話全部都說出來。剛開始也許只需要啤酒,但隨著經歷愈多與看待的人愈重要,啤酒好像已經失去了其功用,而烈酒就成了最好的代替品。烈酒在平時可以作為雞尾酒的一部份,而在有壓力的時候人們更會直接把酒精合量四十度以上的原酒往嘴裡送。剛開始嘗試的時候很難接受它濃烈的酒精味道與灼喉感,但酒精上腦之快是啤酒不能相比的。找回了熟悉的醉意,憶起了傷心的往事,突然覺得威士忌的酒精也不及失去愛人的苦,灼喉感也沒有心被劃出道道血痕的痛。不知不覺間,你習慣了威士忌的味道,再呷一口更嚐出了酒精以外,威士忌本身獨有的味道。

以往覺得難以入口的威士忌,現在卻讓你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到底是否一個人經歷多了就會習慣酒精的味道?還是你受的傷已經痛到連酒精都不當是一回事了。回望當初失去某個前度,幾支啤酒下肚再嘔個一塌糊塗後你就能認命,然後站起來重新出發。可是現在的你再失去了一個她,就算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下肚然後找回醉意,但總是再吐不出來,而且在朦朧睡意當中好像又再次看到她的身影,醒來後不但沒有半點忘記,思念反而卻更重了。為什麼呢?也許你知道以往只是互相追求過程,失去了痛一會就會好;但現在的你卻是一心一意的想著與她的未來,你是從心底裡不想失去她。人愈大就愈知道自己真正重視的是什麼,亦自然會有更難忘的人或事。你心裡明白她的重要性是如何用酒精沖刷都改變不了,但每當夜深人靜就自然會拿起身邊的烈酒往杯裡倒。也許是再追求一刻忘憂的感覺,也許是希望在醉意當中經歷回與她的種種曾經。你學會了隱藏自己的心事,你學會了對著其它人笑面迎人,即使是自己的親人,因為只有在你自己與她的面前你才放心去做回真實的自己。你以為自己已經夠堅強了,直到從威士忌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模樣,你才明白到你掛念她的心情,誰也騙不了。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Fanpiece: 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