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第五度婚禮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Roger Glenn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Roger Glenn

打開郵箱見到紅信封那一剎,我猶疑要不要拿岀來。 取岀請帖,核對了三次才確定 「沒有錯,又是丹丹。」嘆了口氣,關上信箱,步入升降機 。

「收到了嗎?」J Club聚會,吹水明坐下便問。大家心領神會,點頭,默言,烏鴉飛過。
大頭問:「那你們還去嗎? 我一定不會去!第五次了,我要做第五次人情? 她想得美!」大頭越說越激動,我們馬上拿起菜單選菜令他分心。

知道丹丹離婚是半年前的事,參加她第四度婚禮是九個月年前的事,參加第三度婚禮是⋯讓我想一下,是兩年前。丹丹的魅力是公認的,初中時的裙下之臣已數之不盡,我是其一。只是會考成績和送她禮物的次數成超級反比,回不了原校。回想,反而慶幸這一走讓我逃過大難。二十五年了,原來。仍未逃過一劫的,還有藍顏知己的大俠羅賓和差點成為第五度準新郎的小傑。

暫時擱置婚禮一事,五個啤酒肚男人不顧儀態邊飛擒大咬桌上的膳食,邊交流最近股市樓價以至快把上手的妹妹 (當然大家心知大家沒有把甚麼妹妹,耀武是大家的助興節目) 一打一打乾掉的藍妹,表示飯局已到尾聲。

「好吧!又來了投票時間!去不去丹丹的婚禮,奉獻第五次人情!」
我的策略仍然不變:跟大隊。
以往比數是四比一參加,吹水明一貫慣例缺席。他不喜歡丹丹,從初中已說這種女子少惹為妙。

不過波是圓的,人腦也是圓的,今年可能有逆轉的趨勢。

「岀席的岀包,不岀席的岀剪 。準備!一二三!」

正當我盤旋遲一秒看清比數才決定時,我岀了鎚,應該說我沒有岀, 因為我看見兩個包兩個剪,但大家注意力已經落在小傑的包上。我還記得上星期當他知道新郎不是他而是他的好同事時,那種要把丹丹殺死的眼神,那個喝醉酒的落泊身影。

小傑一口而盡最後的藍妹:「沒錯!我很痛恨她,枉我一直對她不離不棄, 我以為我上岸了,誰知新郞不是我哈哈哈!不過我也做了二十五年臣子,大丈夫,灑脫點吧!去多一次也無仿!」

是小傑不接受二十五年的努力竟然毀於一個好同事手上,已變得盲目痴呆,還是真的很灑脫不計較前事,我不清楚。而我,就做不到,無論當初的回憶是多麼的美好,背叛就是背叛,不要被往事纏身,記得教訓就好。

⋯是我太執著嗎?還是別人太善忘?

「亞倫,你決定好了嗎?」吹水明把我拉回現實。
「婚禮是在哪天?我忘了。」

「還是六月四日。」

「那天可能要加班,再說吧。」

Kalium@Carbonum.com'

Kalium Carbonum

現居澳洲的人馬座Hong Kongese,喜好繁多,但總是三分鐘熱度,所以只會係通才而唔會係專才既人材。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