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停止聚會」如何變成教規?

(文章簡短連結:http://wp.me/pSl37-zo

本文順應著拙文〈不拘規條的耶穌〉、〈信與不信的戀愛婚姻〉而寫。今次,我打算從一個比較簡單的個案入手,闡釋「教規」這種規條主義的產物如何出現。不過,個案簡單並不等於分析簡單,本文篇幅較長,希望讀者忍耐。

一,經文分析

「不可停止聚會」出自聖經新約希伯來書10:25,那裡說:「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驟眼看來,這是很明確的祈使句,要求讀者做(或不做)某些事。然而,我們不妨看看其上下文:

19 弟兄們、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
20 是藉著他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他的身體.
21 又有一位大祭司治理 神的家.
22 並我們心中天良的虧欠已經灑去、身體用清水洗淨了、就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 神面前.
23 也要堅守我們所承認的指望、不至搖動.因為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
24 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
25 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

英文 NIV 譯本視之為一個段落,其譯文是這樣的:

19 Therefore, brothers and sisters, since we have confidence to enter the Most Holy Place by the blood of Jesus, 20 by a new and living way opened for us through the curtain, that is, his body, 21 and since we have a great priest over the house of God, 22 let us draw near to God with a sincere heart and with the full assurance that faith brings, having our hearts sprinkled to cleanse us from a guilty conscience and having our bodies washed with pure water. 23 Let us hold unswervingly to the hope we profess, for he who promised is faithful. 24 And let us consider how we may spur one another on toward love and good deeds, 25 not giving up meeting together, as some are in the habit of doing, but encouraging one another—and all the more as you see the Day approaching.

首先,那裡剛談過基督的救贖,便呼籲信徒有回應,因此有「Therefore」一詞作轉接。既然信徒現今可坦然無懼地接近上帝,他們就當作一些事。這個「當作一些事」,本意是一個回應,又或像保羅在以弗所書裡說的,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4:1),或又像他在羅馬書裡說的,某意義上,蒙恩的人即使不斷再犯罪,也是無問題的,因為那恩典已經蓋過一切,只不過,保羅呼籲信徒,既然蒙恩,就當明白背後的道理,即信徒要與基督同活,所以不要再順從身子的私慾,倒要活像一個義的奴僕(第六章全章)。

請問,這些「既然……就當……」的意思,目的是否設立一條新教規,凡信者皆當遵守,不然又要多一條罪?試比較以下兩番話:「兒子啊,我們不是大富大貴之家,你看父親每天加班至九點,病了也不敢請假……爸爸這樣為我們,我們豈不應該努力讀書,平日買東西不要太浪費?」「衰仔,你又揮霍金錢!你知不知道父母賺錢很辛苦的?下次買衣服若再超過三百塊,我們就會一個月不給你零用錢!」這兩番話雖然同樣是基於一個期望提出一個要求或呼籲,但只有後者是在訂立規條,用一個獎罰和守規犯規的語調來界定那個要求或呼籲,並且犯了一次也要受罰。我的問題是,上述聖經裡那些「既然……就當……」的講法,比較像是前者的,抑或是後者的?「不可停止聚會」或英文的 let us … not giving up meeting together ,應是呼籲讀者培養指一種習慣或行為模式,多於要求無可間斷地做下去,彷彿少了一次,就犯罪了。

現在再想想另一點。「不可停止聚會」的上文下理是「也要堅守我們所承認的指望、不至搖動.因為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在這裡,作者要求信徒回應,其重點是希望信徒讀者堅守指望,忍耐到底,作者提到信徒們彼此支持的用意,大概是因為他認為那裡有助信徒們堅守指望,忍耐到底。如此,「不可停止聚會」是用來服務一個更有意義的目的──堅守指望,忍耐到底,「不可停止聚會」本身並不是一個目的,不是一類「這是我應該做的,因此在任何情況下我都要去做」的事。(熟悉康德道德哲學的朋友應該會憶起,這是categorical imperative  和 hypothetical imperative 的分別。)如此,就像我討論信與不信的戀愛婚姻時說的,有一些不可做某事的教導只是因為那事帶來的壞後果多於好後果,所以還是可免則免。我們若把那不可做某事的教導視作一種宗教義務,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踰越,就是捉錯用神。

若我們開始懂得用「後果不好、因此還是不要作」來理解「不可停止聚會」,便不難想到,間中缺席沒有甚麼大不了。並且,假如有些聚會無法有效地促進「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例如有些團契辦得很差,那裡人事瓜葛複雜,烏煙瘴氣,教導者學識不足但卻不容許別人提出別的見解等等,返那些聚會恐怕並不能促進「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如此,某信徒私下衡量是否值得返,然後決定不返,非但沒有違反聖經教導,倒可會是對自己的信仰認真、有執著的一個表現。

二,常見藉口

有些信徒或導師不是完全沒想過上述的,但他們還是很渴望維護「不可停止聚會」,於是開始製造一些似是而非的謬論。在這一節,我會逐一反駁那些藉口。

「當然,我們蒙恩後就再沒有規條,我們不應像法利賽人地生活,視律法為得救途徑,然而,我們沒有視律法為得救途徑,只是,神那麼愛我們,我們豈不要更必恭必敬地、像是遵守誡命地不可停止聚會嗎?」首先,法利賽人式宗教生活是有幾個可能性的,至少我現在想到的有這三個:視律法為得救途徑、視律法或規條為討討神喜悅的重要途徑、以宗教儀文為名而心底裡貪戀名利。尤其第二類,有些人或許沒有以為遵守律就能得救,但他們認為神在舊約裡有那麼多教導,把那些教導明確寫成規條,這個那個不可以做,豈不正是一種敬虔的表現?即或耶穌曾批評法利賽人創作出人的遺傳,心底裡其實是貪戀名利,但似乎耶穌的批評也包括說,如此規條化是錯的,正如祂在多次故意不守安息日的事件中所表示。

「教會是一個家,沒有人會因為家人關係不好就毅然離開。那麼,即使團契裡的人事關係教人很煩惱,我們還是應該要去學習面對,而不是逃避。」然而,若聖經真有「教會是一個家」這講法(這個我認為是有點牽強的),那裡的「教會」只會是指普世教會,而非某一堂會,不是某一團契,更不是某一晚的團契聚會。即使這句話有點道理,卻不足夠支持我們用「不可停止聚會」要求別人要在某一晚返某一個團契。再者,若有人真的無法承受那裡的煩惱,明明去別處聚會能對自己生命更有幫助,更能實踐「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那麼,我們已沒理由視他這樣做為不遵守聖經教導。

「你的講論也沒有反對過『不可停止聚會』,那麼我們還是可以堅持不可信止聚會。」類似的回應是我從前聽過的,有人在提及我有關信與不信的戀愛婚姻的講論,那人認為我也認同信與不信的戀愛婚姻不理想,因此跟他的想法沒有分別,繼而說成我同意或支持他的觀點。然而,我明明有反對把那「教導」視作任何情況下皆不容許的規條,我亦有明明地認為某些情況下,問題根本不嚴重,這些,他卻視而不見。這種「視而不見」大概又是出於一種規條心理:「我有一清單,不可A,不可B,不可C……現在某人的講法沒有反對了任何一條,即使他還有甚麼別的道理,我的清單還是可繼續使用。」但我的用意豈不正是說,規條或規條清單的想法本身就是錯的嗎?試想想浪子比喻的結局,小兒子回家了,與父親同住,在父親家裡工作。這就與大兒子無異吧,他也與父親同住,在父親家裡工作。然而,他心裡只認為自己替一位很刻薄的主人打工,彷如一名被逼在監倉裡工作的囚犯。這裡真的沒有分別嗎?

「組長或講員的講道不好,不應該成為停止聚會的藉口!當我們存著謙虛聆聽神說話的心態,自然就會有所學習,被人提醒了一些我們平日忽略了的事。」這講法的錯誤是,當我們把「從對方言論裡有所學習」的門檻拉得這麼低,把那責任大量推倒在聆聽者身上,這世界上有很多別的東西也能令我們有所學習,包括看一些無聊的清談節目、看一些暴力色情電影、讀一些人類歷史裡的殘暴行為……我能保證,看那些東西時,若您不斷渴望要聽到一些令自己可以反省的信息,您總會找到的。這可會是一種 wishful thinking ,您既定意要在某文本裡讀出某個暗示,大部份情況下您總能做到的,畢竟,無人規定聯想一定要與文本有直接關係,即使我看著人類最大的邪惡,我也可以聯想到,這世界有美善是多麼的好,於是又可以說幾聲「感謝神」。若某暴力電影裡有一角色樣子有點像某個朋友,我又可以聯想起別的去。然而,您可還要同時接收的大量不良資訊,或只是垃圾資訊(junk information )。難道您沒有更好的學習渠道嗎?難道要求一個更好的學習途徑是錯誤的嗎?為甚麼要買一個爛蘋果,然後辛辛苦苦切出尚可以吃的某一片,而不乾脆買一個沒有爛的蘋果?(按這道理,我不認為這類藉口可以為一些講道極差、或不懂帶查經的組長開脫,他們也是不斷發放junk information ,為何聽者不能因此不滿?)

「我們聚會是為了敬拜神,不應因為與別人合不來而放棄敬拜神。」然而,到別處聚會也同樣可以敬拜神。並且,希伯來書明明有說聚會有一個互相支持的目的。因此,人的因素就不能全被貶抑;這個謬論的問題是錯誤假定了只有某間教會的某個聚會才是在敬拜神,不要忘記,很多時操控性的異端教派尤其喜歡這樣說。說回把人的因素剔除,我年少時返的教會正正如此,那裡的導師說,要把教會裡的人的成份減到最低,所以生日會之類的活動,既被定性為「社交」而不是「學習聖經」,只會勉為其難幾個月才搞一次。(他們一年才搞一次叫做「活動日」的東西,彷彿人們只能等到那天才可以名正言順地玩樂一下!)

有關鼓勵人們返教會聚會,我認為最有力和最恰當的講法只有一個,大概是這樣的:「朋友,人有惰性,同時,現在以為無價值的東西或許在你多點接觸和認識後,你會認為有價值。所以,我鼓勵你最好還是多返聚會,養成習慣,不要過份計較某一次是否有價值。至於去哪一個教會的哪一個聚會,你可要留意,不同教會和不同聚會各有一些特色,你要替自己選擇一個比較適合的,然後投入那群體。請留意,投入一個群體是要花時間和自己要付出心力的,不要因為一、兩次不太如意就放棄。」我認為這才是最恰當地鼓勵別人返教會聚會的態度。我相信有些教導者是略為懂得這個的,只可惜他們以為這樣說不夠強硬,會令聽者找藉口不返(還有其他因素的,見下節),於是藉一句「聖經說不可停止聚會」來玩弄對方的宗教罪咎感。然而,聖經教導者斷不能為了生怕聽者不認真接受,便故意更改聖經的意思,把不是規條的東西說成原來是規條,嚇得別人以為自己犯了罪。

三,社會學式解釋

上文一直把人們將「不可停止聚會」視作教規的表現,分析為一種思想上的偏差,然而,其實更主要的理由可會是社群行為。這世界上,很多人有某些表現,原因並非思想先走偏了,而是在實際生活裡,因著種種限制,漸漸走進了某種生活方式,和接受了隨之而來的想法。因此,在這一節我想提出一個社會學分析,解釋為甚麼「不可停止聚會」在(某類)教會裡那麼流行,並且漸被視作規條。

不論是中港台或西方社會裡,基督教在華人社區裡並不是主流宗教,並且,現今華人社會多數都是大城市的生活,信徒若要遇到一些可以在信仰上互相支持的同路人,只有一個選擇──返教會。這一點是挺重要的,假若換著是一個以基督教為主流的社會,並且社會不那麼都市化,人們互相認識的機會高一點,他們平日生活裡已有不少實踐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的機會,並不須要教會聚會的場景。但華人信徒卻相對比較需要教會聚會場景來實踐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如此,返教會漸漸被視為重視信仰和渴望找到信仰支持的表現,而教會聚會要在每週短短幾小時內承托信徒整個星期的心靈枯竭,擔子也挺沉重。總而言之,這種高舉聚會重要性的心態,應該是有一些社會成因的。太努力批評聚會主義,很容易會令人輕視了返教會有這樣的社會功能。(近日有胡志偉牧師認為教會太強調自己的信徒群體,忽視了教會應該走進社會,接觸更多人,有時候,他稱之為「聚會主義」。但他主要是指一些無謂和不適合信徒需要的聚會,與本段談的並不相同。)

好了,返到教會後,人們自然要有活動,且不談那些「低層次」的聯誼活動,只談「高層次」的查經、聽道、敬拜。這些活動均需要大量人手。那麼人力資源分配和控制,是任何堂會都不能避免的現實困難。加上華人教會普通比較細小,工作量相對地十分多。在這限制下,「不可停止聚會」有一層新的意義:找一個經常會返教會的人負責某項工作,相比起找一個間中不返教會的人負責某項工作,來得容易,因為您可以頗有信心,他總會在某天出現,讓您可以找到他,他會因為某天有事要辦而推卻的機會也比較低(畢竟他早已經為了「返聚會」而放棄了很多要辦的事)。更甚者,若某人不經常出現,您可能連他姓甚名誰也不記得,或不為意有這個人存在,那麼您怎會邀請他幫忙?

但這容易產生兩個後果。一,每次都會出席的人自然會在教會裡越來越多事奉,別人也會信任他們,這漸漸產生一種你我有別的想法,覺得不經常返教會的你,好像在這社群裡不能或不配得到一個較高的社會地位。這些本來是無可厚非的,但這個你我有別的思想卻很容易會變質成為宗教論斷──你不夠屬靈、你不肯事奉、你經常託詞推卻事奉、你不是一個好信徒……自然地,經常返聚會被等同為屬靈表現。二,經常返聚會的人,彼此間自然會越來越來相熟,成為深入的友好圈子,他們平日也會相約出來消遣,有甚麼事也會找找對方(問一些電腦問題,請對方來幫忙照顧小孩子幾個小時之類)。但不經常返教會的人就無緣參與這種小圈子的社交生活。這現象是兩極化的──相熟的人會更相熟,不相熟的人會更顯得為陌路人。有時候,彼此相熟的人面對著那個「陌路人」,總覺得無法溝通,或格格不入,他們想到的最簡單的建議自然會是:「你不如多返聚會。」

我們應該還可以想到其他相關的社群角度分析,但單是上述這些,我們已不難察覺,在華人教會裡的社群文化裡,「不可停止聚會」承載著很多額外意義。諷刺的是,若我們真的很強調要聽從聖經教訓,有時候我們有責任拒絕接受這些額外意義,而不是深化它們。例如我們不應該因為「自己人」彼此間太相熟,便忽略了不相熟的信徒,甚至覺得他們信仰不夠好。這些想法是很自然地會出現的,但卻是沒有聖經或理性基礎的。又例如,在這些社群因素下,把「不可停止聚會」視作教規會帶來很大方便,因為當大家都經常出現,自然解決了人力資源問題,也不用擔心相熟的人越來越相熟、因此遺忘其他人的兩極化現象,然而,這個規條式理解若是沒有良好聖經根據的話,即使帶來這些方便,我們還是應當拒絕。

四,總結

在本文我指出「不可停止聚會」並不應該規條化,因為在聖經裡沒有根據。這思想的流行很可能是社群因素所致。走筆至此,我希望不會有讀者問:「那麼即是我可以不返聚會嗎?」或想:「這文章並沒有反對我天天督責團友不可停止聚會。」若您還跳不出這些想法,這文章大概是白寫的了。

正如文首所提及的,本文思想與兩篇前文一脈相承,讀者有興趣可同時參考〈不拘規條的耶穌〉和〈信與不信的戀愛婚姻〉。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Cross Trips

cc photo via flickr user Cross Trips

(見原文

hk@epistemologist.com'

張國棟

一位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布魯明頓校園)(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St. Cloud State University),於2012年秋季起,在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University of Dayton)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包括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對宗教哲學和倫理學、以及某些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和社會心理學課題也頗有興趣。2013年起,部份中文普及文章也刊登於《主場新聞》和《評台》。我寫了很多年基督教評議,但現在漸漸多寫其他的。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