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蕭邦身邊濃霧的Pollini(之二)

十八歲那年彈的蕭邦練習曲,五十一年後才重見天日。

十八歲那年彈的蕭邦練習曲,五十一年後才重見天日。

波里尼於1960年贏得波蘭蕭邦國際鋼琴比賽時只有十八歲,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冠軍,更是首位非波蘭或俄國人奪冠,風頭一時無兩。(這五年才舉行一次的國際著名鋼琴比賽,2000年把冠軍頒給了李雲迪,李當時比波里尼獲獎的年齡還要細幾個月,所以「最年輕冠軍」頭銜之後便轉到他頭上。)賽後,波里尼很快被EMI羅致,灌錄了第一張黑膠碟: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最近買得這張唱片的紫銀合金AQCD版。這個Pollini@18的青春演奏,今天聽來仍然很有「經典」風範。不過論唱片的傳奇性,則要數波里尼灌錄的兩套蕭邦練習曲。

兩套Etudes(op.10 & 25)灌錄於1960年,卻遲至五十一年後,即2011年才重見天日,由Testament以CD形式出版。音樂雜誌《Gramophone》頒了「Best of Category – Historic」獎給這張唱片,幾個月前,我慕名買來聽,果然彈得燦爛無比,火花四濺!有評論認為這「少作」比波里尼後來為DG灌錄的版本,更率真自然,我雖沒有聽過DG版,但初生之犢有種懾人魅力,卻是肯定的。

唱片既然如此精彩,為何被「雪藏」幾十年?原來當年波里尼彈完之後翻聽錄音,竟然非常不滿自己表現,因此拒絕讓EMI唱片公司發行此兩套作品。

是藝術家脾氣?是鑽了牛角尖?江湖傳聞,波里尼當年比賽後因無法承受巨大壓力而變得信心全失,取消了很多演出,灌錄唱片更是要求多多(譬如要由他帶來的調音師將鋼琴拆散再合體)。不過2011年波里尼接受傳媒訪問時,卻對年輕時的心理狀況另有解釋:「I wasn’t willing to become a Chopin specialist, but the idea that I was a recluse(遁世隱士)really has been overstated. I was very young and thought I needed more time to develop my muciscal interests and a bigger repertoire. I want to explore other arts and other things.」

哪個是真相?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面對成名的心理壓力,富裕的家庭背景讓他無後顧之憂地「閉關」,學習其他學問。或許因為有這十年的「歸隱期」,才能鑄成後來的鋼琴大師。

整個過程裡,唯一最慘的是EMI唱片公司,因為當年EMI被波里尼的諸多挑剔錄音要求搞得很煩,於1968年和他提早解約;波里尼從此轉投DG懷抱,至今四十多年,都未有「轉會」。

1960年在波蘭比賽的波里尼:

(見原文

默泉

流動文字工作者,書寫題材包括:音樂、哲學、文學、政治、本土生產與綠色議題。宏願是完成一系列以哲學角度鑽探日常生活的散文。《UMagazine》及綠田園基金雜誌《稻草人》特約記者。樂於參與有意義的訪採或書寫計劃,歡迎聯絡。電郵:[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